晋江文学城
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5、第 5 章 ...

  •   这不是乘袅第一次见这位无暇剑君。

      在她五岁时,曾随父皇母后来昆仑参加昆仑掌门的寿辰。寿宴时,作为昆仑的太上长老,无暇剑君当然也出席了。

      那时,蔺霜羿已经名震九胥。

      他居上位,与掌门并排。作为九胥帝君帝后,倘若是元祖在位时,该居最高位。如今,却只能昆仑的掌门和两位太上长老并列。

      毕竟若只按修为论,她父皇不过出窍,至多之能排在第二列末。

      乘袅与父皇母后坐在一起。

      因此,她距离蔺霜羿很近。

      那是乘袅第一见到这位威名赫赫的剑君,彼时她年岁尚小,还未真正知事,当时便被剑君身上的煞气和血气所惊,向来无法无天的她,难得心生畏惧。

      据说,那日,蔺霜羿刚斩杀了一头修为堪比大乘后期的入魔妖兽,外放的气势一时难收,所以整个人显得尤为冷酷锐利,仿佛踏血归来,令人不寒而栗。

      她是先天木灵体,对此极为敏感,血气冲击下,气血翻腾,当时便晕了过去。

      待到再醒来,已经回了自己的寝殿。

      初见,她连蔺霜羿的长相也未曾看清,可那股堪称恐怖的威煞和肃杀之气,却已生生刻进了小乘袅的记忆里。

      所以,即便此刻面前的男人看似毫无威胁,乘袅也不会小看,只低眉顺眼站在一旁,看上去甚是乖巧纯良。

      今日她只是虽季烆来拜见,无需多出彩瞩目。

      蔺霜羿的视线也未曾在她身上停留,只落在了弟子身上。

      “来寻本君何事?”
      没有客套,蔺霜羿开门见山问。

      季烆明显早已习惯了他这般态度,拿出一张喜帖,双手奉上,恭声道:“下月十五是弟子与帝女的结侣大典,特来拜见师尊,奉上帖子,恭请师尊。”

      到底是九胥帝女与季家少主的成婚礼,便是这张喜帖怕也值不少钱。

      蔺霜羿垂眸,看向季烆手上的那张喜帖。轮廓分明的脸庞没有什么变化,只袖袍微微一扬,那张大红色的喜帖便被收进了袖袍里。

      “本君收到了。”他声音淡淡,言简意赅,“下月十五,会去。”

      闻言,季烆凝起的眉心骤然一松,又是躬身一拜:“多谢师尊,弟子恭候师尊大驾。”

      蔺霜羿可有可无的嗯了一声。

      话毕,师徒二人便再也无话可说。

      平时季烆来无暇峰拜见,一般都是请教问题,蔺霜羿负责答疑。但今日他来此是为了结侣大典,而且带着未婚妻子,自然不好说修炼之事。

      季烆正要开口告辞,不想蔺霜羿竟先开口道:“近日修炼有何问题?”

      师尊既已开口,他自然不能不答,季烆只好寻了几个问题请教。蔺霜羿也一一回了。两人一问一答,一板一眼,没有多余的废话,客气的根本不像是师徒。

      乘袅一直竖着耳朵听。

      若是能得无暇剑君几句指点,定然受益无穷。只不过季烆与蔺霜羿都是剑修,所以问的许多问题都是有关炼剑的,而乘袅主修元祖乘微留下的万木长青诀,与之关系不大。

      不由微微有些失望。

      “你呢?”正这时,一道低越的声音在头上响起,“你可用剑?”

      乘袅蓦然抬头,便对上了男人深幽不见底,仿若一汪幽泉的眼睛。蔺霜羿竟然会主动问她?

      她心头微动,恭声回道:“回剑君,弟子会用。”

      乘袅并不主修某种兵器,于她而言,无论是剑还是刀,总之都只是攻击武器而已。相比剑,她平常用鞭更多一些。

      话落,便见眼前灵光大闪,乘袅定睛一看,竟见一条白色长鞭浮于面前。

      这是一件天阶法器,观那灵光,已是达到了上品的品级。

      “你是季烆的未来道侣,待你们完婚,也算是本君弟子,这条白灵鞭便做见面礼罢。”蔺霜羿语气轻描淡写,仿佛送出的只是一件普通法器,而非放在外面会被人人争抢的天阶上品珍宝。

      “师尊赐下,袅袅,收下吧。”
      一旁,季烆道。

      这条白灵鞭又漂亮又实用,乘袅确实挺心动。据闻无暇剑君还是一位炼器大师,想来于他而言,这白灵鞭只是一普通法器,随手便能赐人。

      这等白来的东西,乘袅当然不会拒绝。

      她干脆利落的接了白灵鞭,感激又恭敬的向蔺霜羿行了一礼:“多谢剑君赐鞭。”

      少女粉白的面颊微红,仰头望着他,清澈的眼睛里全是感激和感动,再无初见时的害怕。

      蔺霜羿的嗯了一声,淡声道:“回吧,本君要修炼了。”眼神依旧淡漠如水,看上去颇有些冷淡。

      但乘袅很满意,并不在意蔺霜羿的态度是冷还是热情,毕竟来此一回,血赚。

      她和季烆齐声应是,恭顺的退了下去。

      *

      “你这态度也太冷漠了一些,好歹是你的徒弟和徒弟媳妇,就这么打发了?”乘袅与季烆方离开,一道含着笑意的男声便忽然响了起来。

      下一瞬,一个身着大红衣袍的年轻男子突然落在了蔺霜羿面前。

      他生了一双丹凤眼,眉目蕴着一股风流气,容貌比女子还要美丽,却是美的有点邪气。
      此时,男人唇角含着笑,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蔺霜羿。

      能出现在无暇峰,还能与无暇剑君这般对话,自然不是普通人。不像是外人面对蔺霜羿时的恭敬和畏惧,红衣男子态度自在多了。

      “身为师尊,徒弟成婚,难道不送点新婚贺礼?一条鞭子怎够?”红衣男人道,“我瞧你那徒弟媳妇气息不稳,灵台黯淡,应是灵根有损。”

      确实要送。
      虽然收季烆为徒,是与季家的交换,但既然收了,蔺霜羿也会尽到作为师尊的责任。

      不用红衣男子提醒,早在见到乘袅的第一眼,蔺霜羿便看出乘袅伤了灵根了。

      修士与凡人的区别便在这灵根之上。

      有了灵根,才能修炼。而灵根的好坏优劣,又代表着修炼的天赋。一个修士伤了灵根,便是伤了根基,若治不好,仙途也就到头了。

      想要修复灵根,唯有万年血芝可用。

      “话说,你那徒弟媳妇倒是个难得的美人,无论是姿容还是礼仪,都堪称完美。瞧那脾性,温柔乖巧,难得佳人,让人眼前一亮。”红衣男人赞道,“你觉得如何?”

      “平淡无奇。”
      蔺霜羿沉默许久,给了这样四个字。

      “那般的美人还平淡无奇?”红衣男人挑眉,“剑君的眼光未免也太高了一些。”

      “美丑都不过只是一副皮囊而已。”蔺霜羿想到刚才见到的那个华衣少女,温柔乖巧,却无脾性,声音冷淡道,“与修炼有何关系?”

      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,没有锋芒的人永远走不到高处。

      在他看来,那位九胥帝女便是一个毫无棱角的人,比起来,还是幼时被他吓到晕过去的那个小姑娘更顺眼一些。

      “行了,知道你一心大道,对美色无动于衷。”红衣男子一点也不优雅的翻了个白眼,“不过你可要想好了,当真要转修无情道?”

      不等蔺霜羿回答,红衣男子便道:“你可要想清楚,别做后悔之事。”

      他本想再劝劝,结果还未来得及开口,便听蔺霜羿轻描淡写地说:“我已在修了。”

      红衣男子:“……”

      *

      “听说今日季师兄携未婚妻来拜见剑君了。”下山的路上,有几个弟子聚在一起,有男有女,正低声闲聊着。

      仙途漫漫,修炼枯燥,在宗门里,大家平常除了修炼,无甚娱乐,只能聚一起聊聊八卦。

      今日最大的八卦,自然便是季烆与乘袅来昆仑拜见蔺霜羿。

      季烆是昆仑新一代最厉害的弟子,是大家公认的大师兄,崇拜他的人数不胜数。有关他的消息,自然也就传播很快,也最引人关注。

      “季师兄的未婚妻是那位帝女吧,我记得这位殿下因救人,不是已经沉睡十年了吗?”
      “据说前不久已经苏醒。”
      “你不知道?皇室和季家已经在筹备结侣大典了,时间定在了下月十五。”

      “听说这位帝女天赋甚佳,又美貌无双,与季师兄还是青梅竹马,很是相配。”
      “那都是陈年老黄历了。这位帝女伤了灵根,若是寻不到万年血芝,那仙途将止步金丹了。”

      “万年血芝哪里有那么好找,这么多年来,谁真的寻到了?”

      谁人不知,万年血芝乃是传说的存在?
      想要寻得这等奇珍,谈何容易?据闻皇室和季家自十年前就开始寻,到如今也一无所获。

      也就是说,那位帝女的灵根基本治愈无望了。

      “若是寻不到……那这位殿下岂不是成了废人?”有个年轻弟子忍不住道,“金丹只有三百岁寿元,她能陪季师兄多久?一个无法修炼的金丹,便是帝女,也配不得季师兄吧?”

      乘袅与季烆方从无暇峰出来,没走几步,便听到了这些闲话。

      能入昆仑的弟子,皆称得上是天之骄子,最差也能修炼至金丹,自然是前途无量。于他们而言,一个无法进阶甚至不能轻易动用灵力的金丹,的确算是个废人。

      乘袅知道自己会恢复,所以并未发怒,面色未变,倒是季烆听到这话的瞬间,脸色就骤然沉了下去。

      斩天剑倏然出鞘,如疾风闪电一般,朝着那个口口声声说废人的弟子攻去。

      “有人偷袭!是谁!”
      “——不对,这好像是季师兄的斩天剑!”

      有人认出了这柄此刻带着凶狠杀气的剑,惊呼一声。

      那弟子已是金丹初期,然面对这等攻势,竟是毫无还手之力。惊慌之下,防护罩也来不及撑起,便被逼的步步连退。

      身后便是万丈悬崖,眼看着便要退下去,乘袅仿佛才恍然反应过来,忙拉住季烆的衣袖,急声道:“阿烆,快收手。”

      随着斩天剑攻击,季烆与乘袅也显出了身形。

      “季、季师兄!”
      几个弟子见到季烆出现,又瞧见站在他身边的华服女子,皆骇得魂飞魄散,面色大变。

      说闲话是人之常情,但恶意中伤不是,何况还被正主抓了个正着。

      “帝女殿下!”

      尤其是那个方才不客气评价乘袅是废人的弟子,更是脸色惨白。又被斩天剑剑气所伤,身体摇摇欲坠,眼带惊恐。

      “你们平时就是这般修炼的?”季烆面色冰冷至极,“观你骨龄已过五十,也不过将将金丹,敢评他人废人?”

      “帝女十八岁就结成金丹,不过三年,便修的圆满。你算个什么东西!”
      每个字都凌厉如刀。

      那弟子见他这般严厉可怕,已是软倒在地,慌忙道歉:“是我说错了话,请师兄责罚。”

      “向帝女道歉,再自去刑堂领罚。”
      季烆冷冷道,“你们也去,每人二十鞭,你再加十鞭。”

      闻言,几人都白了脸,却又不敢反驳,只能诺诺应是。季烆不仅是剑君亲传弟子,还是刑堂执法长老,自然有权处理他们。

      “是我们胡言妄语,冒犯了殿下,请殿下原谅我们。”

      季烆已经罚了,乘袅当然不会把着此事不放。况且,只是闲言碎语几句而已,还真算不得多大的错。

      她若真是与他们计较,反而对她不利。

      “起来吧,几句话而已,我不会在意。”

      季烆冷冷看着几人,斥道:“还不快滚去领罚?”

      “是!”
      几人急忙站起身,匆匆跑走了。

      嘴上说着不在意,但少女的情绪明显低落了下来。

      乘袅脸色有些黯淡:“他们说的也没错,一个无法进境的金丹,与废人无异。”

      季烆眉头紧皱。

      他偏头,看着少女失落的模样,心头也像是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      “你不是废人。”他一字一顿的道,“你不比我差。”认真算起来,两人修炼的进度的确差距不大。

      只不过季烆是剑修,锋芒毕露,而乘袅修炼家族功法,不显山露水。

      万年过去,当年目睹了元祖风采的人都已作古。这么多年来,乘氏皇族再未出一个大乘期,外面的人自然忘了万木长青诀的厉害。

      但季烆作为四大世家,也就是当年四大军团的后人,却知道其厉害。

      乘袅抬眸,对上了男人认真的眼眸。

      他甚少说甜言蜜语,却会身体力行的维护她。十年前如此,十年后依然如此。

      “你放心,我一定会找到万年血芝治好你的灵根。”
      他郑重道。

      “若是不能呢?”不等季烆回答,乘袅补充道,“那几个弟子并未说错,但凡修行之人,皆知道万年血芝的珍稀。这世上想要它的人太多了,可你看有谁得到了?”

      少女笑了笑,像是在安慰他:“你放心,我还没那么脆弱,能够承受这样的打击。金丹也好,至少比凡人活得长不是么?”

      “与那些不能修炼的凡人相比,我已经很幸运了。”

      话虽如此,如果不曾拥有过,那的确能够坦然接受,比上不足比下有余。可一朝从高处跌落,没有人能够平静以对。

      “若是找不到,也没关系。”季烆道,“这世上延长寿命的法子太多了。你知道同命蛊吗?袅袅,我寻到了一对同命蛊。无论是否寻到万年血芝,结侣大典时,我们一起种下它吧。”

      乘袅仰首,深深地凝视面前的男人。

      她读懂了他话里的认真,知道他并未诓骗她,而是真的想要与她一起种下同命蛊,做到同生共死。

      正如之前听到有人说她闲话时,他比她还要生气。

      为了寻到这对同命蛊,季烆花费了不少心力和时间,身受重伤,差一点因此而死。乘袅没有亲眼见到,只从那本书里知道了其中细节。

      可也是那本书告诉她,这对季烆用命换来的同命蛊,最后,用在了文喜身上。
note 作者有话说
第5章 第 5 章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• [灌溉营养液]
    • 昵称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评论时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.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查看评论规则>>
    作者公告
    八月完结。修养中,不保证日更,根据状态更新,只规定完结时间,向等待的宝宝们道歉。具体解释在微博 预收《救赎文女配只走he剧本》
    ……(全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