晋江文学城
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4、第 4 章 ...

  •   即便心有准备,但真看到了这一幕,乘袅心里还是猛然蹿出了一股怒火。

      “你千万别误会!”不等乘袅动作,回天珠已经在她脑海里着急大吼,“文喜受伤了,季烆才抱住她的。你听听,他还在骂文喜呢,和对你的珍惜温柔完全不一样!”

      “他们之间是清白的!你看周围还有这么多人,真有什么,应该避嫌才对,不是么?”

      回天珠担心乘袅冲出去发怒,忙语重心长的劝说:“你都知道剧情了,那就该清楚我说的都是事实。所以别再犯错了,这对季烆对你都不好。”

      “你一定要相信季烆,他只爱你,对文喜没有任何男女之情!”

      不错,周围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呢,她当然不能犯错。

      让人看了笑话不说,还会有损她的名声——在回天珠给她的那本书里,明确的写到,今夜她误会了季烆和文喜,当众发怒,但最后并未得到理解,甚至还因此事得了一个无理取闹和善妒的坏名声。

      毕竟文喜是为了诛杀妖兽才受的伤,出发点乃是为了保护帝都,即便她未曾成功,但也算是忠心的‘功臣’。而身为同门又是帝女未婚夫的季烆抱着她护着她,也算是合情合理。

      身为帝女,乘袅当然不能苛责‘功臣’。

      这对她的确没有任何好处。

      即便是季烆,也不能让她做亏本之事。

      感情用事是最蠢的行为。

      乘袅微微闭了闭眼,压下了心里的火。再睁眼时,眼里已只剩下了担忧和关切。她主动飞到了季烆与文喜身边。

      “文姑娘伤势太重了,应该立刻治疗。”乘袅语带焦急,神色凝重,“阿烆,快送文姑娘回宫。不用担心这里,一只出窍期妖兽而已,帝都的金甲卫能应付得了。”

      岂止是应付得了。

      金甲卫乃是元祖乘微所建,跟随她四处征战,除魔卫道,乃是当时最强大的军团。他们人数不多,但个个都是精英,万年前,非元婴不得入。

      即便过去万年,金甲卫不如当年厉害,但最差也是金丹,更有数位合体和出窍大能坐镇,因此依旧能傲视九胥。
      也是金甲卫的存在,那些觊觎皇座的有心人才不敢轻举妄动。

      莫说一只出窍妖兽,即便再来十只,金甲卫也能降伏。

      就在他们说话间,不过几息,那只出窍妖兽已经被金甲阵困住了。最多一刻钟,这场战斗便能顺利结束。

      “……袅袅?”直到乘袅到了近前,季烆才发现了她,怔了一下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    说话时,他下意识要把怀里的文喜推开,只是方要动手,目光触及到文喜惨白的脸色和唇角的血迹时,又倏然顿住。

      “文喜方才被妖兽所伤,气力尽失,暂不能动用灵力。”
      季烆的手滞了滞,最终还是收了回去。

      乘袅仿佛没有注意到他那一瞬的停滞犹豫,闻言,回道:“妖兽夜袭,作为帝女,我当然要来看看。”

      少女看着他,忽然挑眉,面色一肃,仿佛是生气了。

      “你这是什么反应?”她的目光在季烆抱着文喜的手上一晃而过,冷声道,“你这语气,莫不是怕我误会你和文姑娘?”

      不等季烆回答,少女冷哼一声:“你未免太小看我了。文姑娘受伤了,你与她是同门,接住她再正常不过,我会生气?季烆,在你心里,我的气量这般小?”

      她精致的下颌微抬,拧着眉心,带着不满和恼怒,那双漂亮的眼睛却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,带着几分被误解的委屈。

      “是我不好。”
      季烆心头一软,干巴巴说了一句。

      幸而少女只又哼了一声,却没在这点小事上纠缠,只道:“好了,你快送文姑娘回宫吧。莫要耽误了她的伤情。”

      说到这,少女眼里满是忧虑:“文姑娘的伤本就没好,如今伤上加伤,必定很是难熬。”

      文喜的确伤得很重,昏昏沉沉,但并未完全失去意识,依旧能听见外界的声音,也能模糊看到周围的环境。

      所以当乘袅靠近,她本能地撑起身子想要站起身,结果高估了自己此刻的身体,非但没有如愿,反而差一点就朝一旁摔去。
      季烆极快伸手接住了她,脸色微变:“你干什么?又要逞强?”

      “我……对不起,”文喜勉力睁开眼,神色微黯,先是看了季烆一眼,随即视线极快移开,看向了乘袅,“殿下……抱歉,我又添麻烦了。”

      乘袅摇头,安慰道:“文姑娘不必道歉,我知你也是出于好意,并非故意。”

      对上少女澄澈如水的目光,看着她脸上的赞许,文喜呼吸微微一滞。她吸了口气,终于从季烆怀里出来,重新站直了身体。

      虽然摇摇欲坠,但这一次,并未倒下。

      “是我不自量力,非但未帮上忙,反而添了乱。”文喜唇角紧抿道,“请殿下派人送我回欢喜殿吧。”

      “我来吧。”

      乘袅还未开口,正这时,一道低沉的声音自身后传来。她眸光微微一闪,转过身去,便看到了一道熟悉的高大身影飞身靠近。

      那是个身形高大的年轻男子,二十来岁的模样,头顶玉冠,容貌英俊,身着一袭玄金色的锦袍,走动间,衣摆上绣的金龙仿若也跟着在空中飞舞,栩栩如生,熠熠生辉。

      “见过少君。”
      一路走来,见到他的人皆微微躬身,神色恭敬的行礼。

      “大哥。”乘袅眼神一亮,目露惊喜,“你出关了?”她眼眸明亮,红唇上扬,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跑向了乘风,面上是明晃晃的开心。

      此人正是九胥少君乘风,也是乘袅一母同胞的兄长。一年前,乘风为求突破闭关,是以,乘袅醒来时并未看到他。

      想不到,他今夜竟突然出关了。

      “我收到了你苏醒的消息。”乘风伸手轻轻抚了抚少女柔软的发顶,神色温和,“醒来了就好,你现在身体感觉如何?”

      乘袅拉着他的衣袖,亲昵的蹭了蹭,笑道:“虽未恢复到全盛时期,但也好多了。大哥是特意为我出关的?”

      乘风轻轻嗯了一声。

      兄妹二人眉眼生得相似,站在一起,那股相似便更重了。

      少女闻言,笑得更灿烂了几分:“我就知道大哥最疼我了。我好开心。”在乘风的面前,她多了稚气,显露了几许天真,仿佛当真是一个全心信任依赖兄长的单纯乖巧的小妹妹。

      为她出关?
      可她已经醒来十日了。

      乘袅心中出奇平静。

      “那大哥这次要多陪我几日。”她拉着兄长的衣袖撒娇似的晃了晃,“我好想你啊。”

      乘风唇角微微翘起,神色越发温和道:“只要你不嫌弃我便好。不过这些事以后再说,先处理要紧事吧。我见文姑娘伤得很重,不宜耽搁。”

      “大哥说的是,我正要让阿烆送文姑娘回宫,请灵医治伤。”乘袅收起脸上的笑。

      “我送文姑娘回去吧。”乘风的目光在文喜苍白的脸色上微顿,唇角的笑微敛,“季少主与你即将成婚,不宜与其他女子接触,免得引来非议。季少主觉得我说的可对?”

      季烆与他对视一眼,片刻,点了头:“少君说的是。”

      “文姑娘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乘风笑了笑,随即向文喜伸出了手。文喜顿了顿,应了一声好。

      未再耽搁,乘风立刻带着文喜回了宫。

      他的速度很快,不过眨眼间,便不见了身影。
      乘袅立在原地,望向兄长离开的方向,直到人不见,也未曾收回目光。

      “袅袅,少君已经离开了。”季烆忽然上前一步,走到了少女面前,恰好挡住了她的视线。明明灭灭的烈焰映着男人的脸庞,夜色下,他唇角拉得很平。

      “我知道,我只是忽然发现,大哥似乎挺在意文姑娘的。”乘袅垂眸,翘了翘唇,眼底却无甚笑意,“睡了十年,这世界变了不少。十年不见,大哥只和我说了三句话。”

      他这一次出关,仿佛像是只为文喜而来。

      她倒是成了顺带的那一个了。

      乘袅心里有点不爽,方才压下的怒火又忍不住冒了出来。

      她不舒服,其他人也别想舒服。

      乘袅忽然直视面前的男人。

      “说起来,我本以为你那般讨厌文姑娘,会恨不得她死了好。”她微微歪头,模样娇俏可爱,语气随意,“没想到你竟然会救她。看来,是我看轻了你。我家阿烆果真是个正直善良的好郎君。”

      按理,未婚妻非但没有随意揣测误会他与他人,还这般明理,又善解人意,他该松口气,感到高兴才对。

      然而不知为何,听未婚妻这般说,季烆心里却莫名有些不得劲。

      “季烆,你已经是我的人了,那必须洁身自好,只得有我一个。”十三年前,他们方互表了心意,少女便显露了自己的霸道,“不许与别的女子有任何亲密接触,不许多看别的女子,也不能对她们笑……”

      她一一细数了许多要求。

      “若是没做到?”
      “那我可要生气了!”少女眯了眯眼,唇角带笑,“我生起气来可是很可怕的。所以阿烆,千万别惹我生气,知道么?”

      话语和眼神里都充满了威胁。

      季烆最讨厌被人威胁,但面前的人是他心爱的女子,是他未婚妻子。她的要求虽然离谱,但乘袅会这般要求他,无非是太在意他。

      思及此,季烆的心便软了两分。

      但起初季烆并未把少女的威胁放在心上,实在是少女说这话时,笑得那般甜软,说是威胁,却更像是撒娇。

      犹记得有一次,他被花家大小姐花晶莹缠上,不小心被她拉了手。温软浅笑的少女顷刻间变了脸色,不仅与花晶莹打了一架,为此还与他冷战了半月,期间,无论他怎么解释,她都不理会,对他也没了笑脸。

      她没骗他,她确实生气了,生起气来也很是可怕。

      是他没做到与她的约定,的确是他理亏。季烆便压下烦躁,哄了许久,她才终于愿意理他。

      只不过后来他们虽和好了,但季烆想到此事,还是难免觉得有些烦。他每天都很忙,修炼和家族事务几乎占据了他所有时间和精力,自然不想再花精力来处理这些杂事,也不愿陪着小姑娘闹小脾气。

      因此那一回后,为免麻烦,季烆习惯与异性保持距离。

      他既答应了她,便不会食言。
      但他其实希望乘袅在这方面能大度一些。

      当初只因花晶莹不小心碰了他的手,便耍脾气的姑娘,这一次,他情急之下抱了文喜,她却这般大方明理。

      “你真的不生气么?”
      他忍不住又问了一次。

      少女仰头,笑看着他,须臾问:“我看上去像生气的样子么?还是说,阿烆,你希望我生气?”

      季烆抿唇。
      当然不想,但乘袅这般体贴,他心里却没预想中的舒畅,带着莫名的滞闷。

      “阿烆,我相信你对我的心。”少女看着他,明亮的眼里仿佛盛满了星辰,坦然与他对视,话锋一转,“当然若是你真的背叛我,我就——”

      “就什么?”
      她话说了一半停下,季烆顺口问道。

      少女声音很甜,语气轻快:“我就不要你了。”

      这一句话,她是笑着说出来的,仿佛只是一句不经心的玩笑。

      *

      那只出窍妖兽根本没掀起风浪。不过半个时辰,帝都外便恢复了平静。直到金甲卫把这只魔化的妖兽制伏,乘袅这才转身回离开。
      季烆一直陪她到最后。

      结束时,已是丑时。

      乘袅已很是疲倦,思及明日要去昆仑拜访无暇剑君,回到扶凤殿,便沐浴安置了。至于其他的事,不急,不值得她浪费睡眠时间。

      她还病着呢,养好身体最重要。

      一夜安眠。

      帝都有直通昆仑的传送阵,所以即便两地隔得甚远,使用传送阵,只需一刻钟便能到。

      昆仑宗乃是九胥第一大仙门,存在时间已有数万年之久,地位超然。凡是上昆仑者,无论是昆仑弟子还是外人,无论出身如何,皆只能步行上山,不能使用飞行术或者飞行法器。

      翌日,乘袅与季烆未带随侍,只他们两人一起步行上了山。

      幸而他们是修士,体魄强大,爬山并不难。一个时辰后,两人终于到了蔺霜羿所在的无暇峰。

      无暇峰位于昆仑最高处,险峻异常,冷清偏僻。

      据说剑君喜独处,是以,整座无暇峰只有两个守门童子。

      “见过季师兄,见过帝女殿下。不知二位前来何事?”
      见到季烆和乘袅,守门童子忙恭敬行礼。两童子虽未曾见过乘袅,但都知道季师兄的未婚妻乃是九胥帝女,见到季师兄带着一年轻女子来此,那女子又生得美丽,气度不凡,自然便猜到了。

      乘袅向两个童子笑了笑。

      她生得好看,笑起来又温柔可亲,两童子见着,忍不住心生好感。

      “我与殿下将于下月十五成婚,今日前来,乃是向师尊拜见。烦请两位师弟通报一声。”

      即便季烆是剑君唯一的亲传弟子,在这无暇峰也不能自由来去。想要见剑君,也许请人先通报。

      半柱香后,待到童子通报后得了剑君的首肯,季烆与乘袅才能入无暇峰内。

      “二位请吧。”

      乘袅方朝前踏了一步,便见眼前景色忽然一换,来到了一处白梅林。虽未到季节,但此处梅花已全开。

      打眼看去,一片雪白,仿若进了冰天雪地,一股寒意倏然侵袭而来。

      一个青衣人立在这片茫茫秀色之中。

      他背对着他们,寒风拂动,一片片雪梅萦绕在他的身周,仿佛置身于红尘之外带着一种远离人间的疏离。

      “弟子季烆见过师尊。”
      见到青衣人,季烆立刻单膝跪地,恭敬地行了一礼。

      “乘袅见过剑君。”
      她也跟着低眉垂眸,神情恬淡纯静,行了一个宫礼。形势比人弱,即便她是帝女,在蔺霜羿跟前也要装得乖一些。

      因她与季烆还未结契,自然不能跟着季烆唤师尊,便只恭敬唤了一声剑君。

      那青衣人终于转过了身来。

      虽是大乘修士,但蔺霜羿看上去非常年轻。

      当然,以他百岁之龄,在修士中确实称得上年轻异常。只不过因他修为太高,已无人在意他的年龄。

      他面容精致如画,肤色冷白如玉,眉目沉静,一身青衫,纤尘不染,没有寻常剑修的冰冷凶戾的煞气,眸光如水,返璞归真,不像剑修,倒像是一个凡人。

      只望向那双墨黑眼眸时,才能感受到一股侵透身心的寒意,让人望而生畏。那其实是一双很漂亮的桃花眼,生在这人身上,却半点不沾风月。

      与季烆的冷漠不同,他由内而外透着一股让人生寒的淡漠。

      书里有说过,蔺霜羿修炼遇到瓶颈,欲要转修无情道。瞧这模样,难道已经开始修了?乘袅心中猜测,面上乖顺谦恭。

      面对季烆这个唯一的徒弟,蔺霜羿的面色也淡淡,何况是徒弟的未婚妻?男人只轻轻扫了一眼,便无动于衷的移开了视线。
      那目光,与看向这无暇峰上的草木时无甚不同。

      “起吧。”

      无波无澜,只当是这世间芸芸众生。
note 作者有话说
第4章 第 4 章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• [灌溉营养液]
    • 昵称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评论时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.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查看评论规则>>
    作者公告
    八月完结。修养中,不保证日更,根据状态更新,只规定完结时间,向等待的宝宝们道歉。具体解释在微博 预收《救赎文女配只走he剧本》
    ……(全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