晋江文学城
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3、第 3 章 ...

  •   “哦?果真如此?”

      这种人目无章法之人,竟然差点被派去服侍四阿哥,德妃娘娘斜了一眼下面立着的云嬷嬷。

      只有熟悉德妃的云嬷嬷知道,德妃娘娘虽面上不显,但心中已然动气。娘娘上次露出这个表情,用这个语气的时候,直接杖杀了身边跟随多年的贴身宫女。

      云嬷嬷顿时有些惶恐,这个耿氏是她荐举之人,虽说娘娘对待下人向来宽厚仁慈,但她犯了识人不清之罪,少不得要吃些挂落。

      想到这里云嬷嬷看耿清宁的眼神也有些不善,这个耿氏怎会这般无用,明明之前看着还是个好的,虽身子妖娆了些,但性子却低调沉稳,几乎闭门不出,不像是张嬷嬷所说的这般。

      咦?莫不是这老虔婆知道了什么?云嬷嬷顿时将这个场面阴谋化。

      云嬷嬷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,若是耿氏运气好能活到她回来之前,她便还促成这场造化,若是运气不好····

      无福之人,不配在这宫墙内活着。

      耿清宁哪里知道这些弯弯道道,她只知道,张嬷嬷在这个场合说这些话分明是想把她送上死路,作为秀女,不积极配合学规矩,那就是对皇家的大不敬。

      可是该如何是好?因咸鱼系统的存在,她确确实实没有学上规矩。

      头上的视线极为冰冷没有一丝,身侧又是阴恻恻的张嬷嬷,耿清宁一时间急出了一身冷汗。

      “娘娘面前,奴婢自是不敢有一句虚言”,张嬷嬷就差对天赌咒发誓。

      “既如此,这般没规矩之人,便送回她府上吧”

      宫中的秀女通常都是指了宗室、还得是正、侧福晋这类,才可回家备嫁,其余的不过一顶小轿送入府中。

      若是耿清宁今日带着“没规矩”的评价被赶出宫,大概率耿家为了不连累家中其他女眷的清名,只能一条白绫将她勒死。

      耿清宁盯着脑海里的进度条,咸鱼系统,快一点,再快一点!她快没命了!

      【滴,咸鱼系统提醒您,清宫规矩大全灌输完毕,请查看】

      耿清宁顿时觉得大脑一片清明,上下两册宫规彷佛刻进了她的记忆深处,除了如何行走坐卧,甚至连粗使小太监如何拿扫把,以及扫地的姿势如何,她都一清二楚。

      耿清宁心中大定,她结结实实的行了跪拜大礼,动作行云流水极具美感,彷佛已经这样做过无数次,连最严苛的教养嬷嬷都挑不出任何毛病。

      “主子说话,奴才本不该插嘴,只是张嬷嬷说话有失偏颇,还望娘娘们容禀”耿清宁额头抵着手背,伏在地上,做足了规矩模样。

      “哦?”宜妃娘娘本来作壁上观,但是看着秀女的恭敬柔顺之态,让她想起当年的德妃,那时候的德妃还只是佟贵妃身边的小小宫女,也是这般贞静恭顺。

      她道,“我瞧着这秀女,倒是有些德妃娘娘当年的风范,姐姐,你说要不要给她一个机会?”

      都是宫里的老油条,德妃如何听不出宜妃的话中之意,四妃中惠、荣二妃亦是小选宫女出身,只有宜妃是满蒙大姓,大选入宫之初便封了宜贵人。

      但英雄不论出身,现如今二人同为四妃,贬低他人就是贬低自己。

      再说了,全天下谁人不是万岁爷的奴才,德妃娘娘微微一笑,并不将宜妃娘娘的话放在心上,她深知懂规矩的人才会害怕规矩,才能利用规矩。

      “谢娘娘恩典”,没有反对的声音,耿清宁便当娘娘们都应下了。

      “前天早上,奴才之前因病晕了过去,但不是惫懒闭门不出,只是怕过了病气给众姐妹,但是规矩之事,奴才始终谨记在心”。

      耿清宁直起身体,面向张嬷嬷,“而且奴才也曾向张嬷嬷禀告过,从不敢起懈怠之心”

      “她说慌!”张嬷嬷毫不心虚、畏惧,“奴婢不曾收到任何告假”。

      “那我且问你”,耿清宁不慌不忙的道,“嬷嬷还记得昨日早上曾说些什么?”

      “我说······”张嬷嬷顿住了,她怎敢把索贿之事显于人前,一时间竟呐呐不知何如说起。

      耿清宁慢条斯理的说着,“嬷嬷或许年纪大了,但是我记得一清二楚,昨日告了假后,嬷嬷还可怜我,停了我三日膳食,允我好好养病”。

      德妃微微点头,宫里向来是这个规矩,生病的人饿两顿便好,但若是如同这储秀宫的老嬷嬷所做,饿两三天那便是有意磋磨了。

      但瞧着这耿氏唇红齿白、面色红润的模样,不像是饿了两三天之象。

      是买通了小太监偷吃?还是身体康健如此?

      “但,但那是·····”张嬷嬷不敢说出那是对耿氏的惩罚,她一个奴婢,怎么有权力惩戒主子,哪怕是小主。

      “那是什么?”耿清宁步步紧逼,“是非黑白,只要把这两天送膳食的小太监叫来,一问便知。”

      张嬷嬷深知这膳食记录的明明白白,对她十分不利,但是这小蹄子明明昨天就爬不起来,如何能学好下人的众多规矩,定是扯谎。

      “都怪奴婢年纪大,记性差给忘了”,张嬷嬷不死心,继续告状,“但是耿小主偷懒耍滑未学规矩却是事实”。

      若是刚才,耿清宁自是没话说,但是此刻咸鱼系统发力,她岂有害怕之理。

      “嬷嬷又错了”,耿清宁抬头挺胸,自信一笑,“奴才在屋内勤学苦练,所有规矩无不倒背如流”。

      简直是自取灭亡,张嬷嬷冷笑一声,宫规上下两本,名录百十条,细则五六百,小小耿氏竟敢口出如此狂言,她假惺惺的劝道,“耿小主,奴婢可要提醒您,在娘娘们面前空口白牙说些大话,那可是要被治罪的”。

      “娘娘若是不信,自是可以考考奴才”。

      她有外挂她怕谁?谁说咸鱼不能翻身。

      “哦?”宜妃娘娘这下真来了兴致,她生性爽利大方,虽说管理宫务利索能干,可最烦这些繁文缛节,进宫前可是为此吃了不少苦头“那本宫且问你,这春日膳食规矩如何?”

      这不是一个好答的问题,首先,各宫分例不同极其难记;再则,大选的秀女进宫或指给宗室,都是当主子,配有宫女的,哪里需要去注意这些下人做的事情。

      宜妃娘娘不过看耿清宁话说的极满,刻意为难而已。

      “若是依据娘娘的分例,今日有梗米一升三合,猪肉8两,鸡鸭各一只,羊肉牛肉各一盘,菠菜两斤、香菜3两,萝卜菜一斤,大萝卜两斤,两斤牛奶,五两茶叶并油盐酱醋糖三两,由膳房备好单子呈给娘娘们身边的贴身宫女,娘娘们点好膳食,由膳房的送膳太监送至主位娘娘那里,其余主子们则是由宫女亲去膳房去取”。

      哟,还真有些本事!宜妃娘娘兴致更甚。

      “每季哪几天宫里更换陈设?”

      “贵人的衣服是什么制式?”

      宜妃娘娘越问越细致,可是对于有外挂的耿清宁来说,信手拈来不在话下,她胸有成竹侃侃而谈,各个细微之处也未有遗漏。

      宜妃娘娘自己是个伶俐人,对于同样聪明能干的耿清宁,不由得产生了一些惜才之感,“不错不错,本宫看着,倒像个好的。”

      耿清宁不卑不亢,“谢娘娘夸奖”。

      宜妃娘娘都说是个好的,那必然是有人挑拨离间,而这个人只能是在场的张嬷嬷。

      张嬷嬷此刻虽跪在地上却忍不住两股颤颤,她虽是管事嬷嬷但始终为奴仆,而秀女们是小主,以奴告主且是污蔑之言的话,今天这大殿她怕是不能安然的走出去了。

      “耿氏便是知规矩,亦是死记硬背而已”张嬷嬷垂死挣扎,“奴婢亲眼见她起不来身,如何在这大殿上伺候两位娘娘。”

      “奴婢绝无诬告之心,是耿氏躲在屋内,无视娘娘们的吩咐,”张嬷嬷以头戗地,在青色的地砖上发出咚咚的声响,“望娘娘明鉴”。

      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。

      “既是起不来,又何谈不敬之说,”耿清宁也埋首置于手背上,“再者,奴才愿立刻给娘娘们侍膳,若有错处甘愿受罚,绝无二话”。

      案几上的锅子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,老母鸡并金华火腿吊出的高汤也散发出诱人的香味,飘满整个大殿,两位娘娘见了一上午的秀女,此刻提及也觉得腹中有些饥饿。

      都是掌管宫务的一宫主位,竟为了两个小人物耽误了这么些时间,险些误了用膳的点,德、宜二妃相视一眼,俱觉得有些可笑。

      德妃娘娘伸出戴着金镶玉护甲的纤细手指,遥遥的点了点跪着的耿清宁。

      “既如此,那便由你来服侍本宫罢”,倘若真的是个懂规矩、乖觉的,送到老四府上也是件好事,那个李氏还是略闹腾了些。

      耿清宁撑着冰冷刺骨的地砖站起身来,膝盖像针扎似的疼痛,她努力扯动嘴角露出得体的微笑,挣扎着走到德妃娘娘身边。

      既是吃锅子,自是荤菜素菜具全,别的都好布菜,只是桌子上还摆着嫩嫩的豆腐、圆滚滚的鹌鹑蛋还有滑溜溜的山药片。

      娘娘们金贵,布菜用的是银头乌木筷子,比寻常的筷子更重更滑,换言之,难度加大了不少。

      张嬷嬷眼中眸色闪动,她不信在家里娇滴滴的、当主子的人,能做好这种事情,而只要耿氏布菜的时候出丑,纵使前面说的再天花乱坠,也是无用。

      耿清宁拿着沉重伏手的筷子,站在桌子旁边。

      咸鱼系统,拜托了,再给力一点!
note作者有话说
第3章 第 3 章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• [灌溉营养液]
    • 昵称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评论时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.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查看评论规则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