晋江文学城
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5、天降横财 ...

  •   始皇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虚空。

      倘若先祖们在地府能看见这里的情况,应当是从这个视角看过来的。

      不过他很快想到如今自己和儿子在作为寝室的屋内,侍者也都被遣退了。既如此,这应该算是非公共场合,先祖们听不到他家阿苏大放厥词。

      放心了。

      始皇提笔在纸上写下一句话,提醒儿子这些话私底下说说就好,避开着点先祖们。

      扶苏乖巧应诺:
      “阿父放心,我记着呢。”

      他又不傻,才不会给自己找麻烦。是父亲先说了直播围观的规则,他才开始畅所欲言的。

      父亲又不会把他的话告诉先祖们。

      他和父亲才是一家的!

      扶苏把不能见人的纸张归拢归拢,等会儿让人取了火种来烧掉。

      半年不见,父子俩其实还有很多话想说。但始皇见儿子唇色发白,便制止了他的话头,把人按到床上去,让他好好休息。

      扶苏躺在床榻上也不安生,拽着父亲的手不肯松开,也不想睡觉。

      始皇只好伸手替他合上眼睛。

      扶苏闭着眼睛问:
      “阿父会离开吗?”

      始皇在他手心写了个“不”字。

      扶苏这才不再开口,很快睡了过去。

      他不年轻了,夏日里风尘仆仆地赶到骊山陵,早已累了个够呛。古代马车再怎么降低颠簸也很有限,慢行时还好,速度一快就遭罪。

      始皇等他睡着才收回手,起身准备出去看看。

      他想试试缩地成寸的法子在阳间能不能用,若是可以,他打算去一趟咸阳。

      前世他驾崩之后,扶苏当了二十年秦二世。那段时间里其实他一直以魂体跟在扶苏身边,但那会儿的他没能领悟这些神奇的赶路方法,都是老老实实飘来飘去的。

      说实在的,飘的移动速度还是慢了些。

      当初大秦的情况远不如现在乐观,扶苏算是在风雨飘摇中接过了皇位。他那会儿身子骨还不好,因为被六国余孽下毒伤了底子,堪称三天一病。

      所以咸阳城中暗流涌动,扶苏支撑得十分艰难。

      始皇仗着是魂体可以到处转悠,得知了不少隐藏在暗中的事情。可惜他无法和活着的扶苏交流,只能干着急。

      幸而扶苏是他一手带大的继承人,能力毋庸置疑。即便没有父亲的帮助,也稳稳地撑住了大秦。

      今生的大秦没那么多隐患,始皇反而可以联络儿子了,令他不由心情复杂。

      但他还是准备去咸阳看看有没有人搞事情。

      前世他没办法给儿子提供帮助,如今不能再叫孩子受委屈。倘若真有人不识好歹,他绝不轻饶。

      扶苏一觉醒来时已是日暮西斜。

      他慢吞吞地眨了眨眼,看着陌生的陈设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自己在何处。

      扶苏下意识唤了一声:
      “阿父。”

      喊完想起来阿父已经去世。

      年纪大了脑子转得慢些,尤其是刚睡醒的时候,人还不是特别清醒。

      扶苏正要难过,手被轻轻握了一下。

      他眼睛一下子就亮了,迟钝的脑子重新运转起来。想起午睡前发生过的事情,弯了弯眉。

      始皇不确定儿子何时会苏醒,但他知道孩子睡醒找不到他必然要惊慌。所以他没在咸阳耽搁太久,匆匆看了一圈就回来了。

      局势还不错,暂时没发现有谁趁着他没了就欺负他儿子。

      始皇让扶苏起来活动一下。

      扶苏现在岁数上去了,他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天天督促儿子习武,扶苏每日仅剩的活动就只有散步这一项。

      落日不再炽烈,几乎无法给魂体带来灼烧感。等到明月当空时,始皇便能不耗费任何功德地随意行走。

      扶苏让侍者远远随行,自己压低声音与父亲交谈:
      “父亲偷偷来了阳世,府君那边该如何交代?”

      始皇纠正了儿子的说辞。

      他不是偷偷来的,他是光明正大来的。来之前府君问过他去哪里,他还照实回答了问题,一点都没掺假。

      所以府君没有理由找他麻烦。

      扶苏忍住笑意:
      “父亲说的是,府君自己理解错误,如何能怪父亲?况且是他们地府自己拦不住魂魄,父亲还未向地府索要赔偿呢。”

      阳世如此危险,若非父亲功德深厚,现在只怕已经阴寿耗尽奄奄一息了。这都是地府的失误,也是府君照看不利的错漏,必须给他大秦一个说法。

      什么,你说始皇帝是自己往阳世跑的,地府概不负责?

      他父亲分明是像所有魂魄一样正常地出门准备去地府里逛逛,你有什么证据说他是蓄意前往阳世?

      总不能就凭一个始皇出门的时候给自己裹上了厚厚的功德吧?这只能代表他父亲为人谨慎,担心出门会遇到危险,所以提前将魂体保护了起来。

      再说了,分明是你府君自己说的,魂魄不可能离开地府。既然如此,他父亲做什么都不该对去向有影响才是。

      说来说去,都是地府自身存在缺陷。

      扶苏摩拳擦掌:
      “父亲,不知道府君会不会来,他要是来了,我帮您去和他理论!”

      他一定要替父亲要到足够丰厚的赔偿,正好抵消一部分在阳世的消耗。

      始皇完全没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对的,拍拍儿子的肩膀示意自己信任他的能力。

      此时,正在地府中盘问始皇下落的府君忽然打了个喷嚏,感觉不太妙。

      秦君们装模作样地打着哈哈:
      “你问政儿?寡人如何知道他去了哪里?他说要出去转转就走了,留下我们在这里用膳。”

      “许是去看其他故人了吧,你去王翦、蒙恬那边问过没有?李斯和尉缭呢?”

      “你才是府君,整个地府的事情你都了若指掌。我们又无法得知其他魂魄在地府的动向,你问我们有什么用?”

      中间夹杂着秦稷不怀好意的声音:
      “其实你要是肯把府君的权限分给寡人,寡人倒是能帮你一起寻一寻,也算是为你分担压力了。”

      这是打算趁机骗好处。

      府君:你是不是以为我傻?

      见府君不上当,秦稷瞬间没了兴致,开始冷嘲热讽:
      “你这府君当得真不错,既不知道魂魄为何沉睡,也不清楚别人是怎么联络上阳世的。现在人不见了,你不去找也就算了,还在这里逼问无辜鬼魂。”

      府君:……

      府君深吸一口气:
      “你们再这么胡搅蛮缠,我就要调监控了。”

      其他秦君还不知道监控是什么,正待要问。

      走在潮流前列的秦稷已经反唇相讥了:
      “哈,你们地府还在别人家里装监控?让寡人抓住你的把柄了吧!寡人这就去举报你们侵犯鬼魂隐私权!”

      说着飞快打开了“随身终端”,赶在府君阻拦前就提交了投诉申请。

      他秦稷整日不着家到处乱跑可不是白跑的,跟着许多其他位面的鬼学了不少招数。不仅学会了投诉,还详细了解了天道给府君这些公职人员定下的律法,就为了哪天抓府君的小辫子。

      府君: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遇见你们?

      天道很快受理了秦稷的投诉。

      府君其他方面的问题倒不是很大,有些事情搞不清楚不是他的错,他也只是个中层的管理成员。

      但是给骊山陵安监控这个就是违规的了,一举报一个准。

      哪怕府君申辩他没有把监控镜头装在骊山陵内部,而是装在门外对准大门口的。天道也铁面无私地降下了责罚,并且全位面通报批评。

      天道:
      【华夏系列区域地府管理者黄泉府君触犯法规,违规监视他人领地,已罚款一百万功德。请诸位管理者引以为戒,在他人门口安装监控观察居民家中景象,同样属于违法行为。】

      秦稷:哈哈哈哈哈哈哈!

      笑完之后秦稷迅速去戳对话框:
      “是寡人举报的,罚款是不是应该奖励给寡人?”

      他们大秦律法里就是这样的,谁举报,就把罚款分给举报者。举报有奖,所以恶人不敢轻易在大秦境内犯事。

      那可是一百万功德呢,巨款!

      然而天道的回复却是:
      【举报者奖励一万功德,已到账。】

      秦稷:?

      秦稷不可置信:
      “还有九十九万呢?你私吞了吗?!”

      天道一板一眼:
      【扣除百分之五的手续费后,剩余九十四万功德已经作为补偿款打入受害者秦政与秦扶苏账户,每人四十七万功德。】

      秦稷捂住了心口:
      “那分明是寡人的钱!”

      还有,打给政儿也就罢了,凭什么扶苏那臭小子也有啊?上回那小子公然嘲笑他不会哄将军,导致白起和他离心,他还没来得及和扶苏算账呢!

      天道这次没有继续搭理某人。

      骊山陵的主人是谁,谁就可以得到补偿。

      虽然扶苏暂时还没死,但始皇父子早就决定要合葬地宫了,所以扶苏当然也算主人之一。

      扶苏刚用完膳,正和父亲聊天,忽然见父亲写字的手顿了顿。

      扶苏敏锐地察觉到不对劲:
      “怎么了,阿父?”

      始皇写完了那句话,接着补了一句讲述自己突然收到大笔赔偿的事情。

      考虑到始皇帝不清楚前因后果,打款备注里还简单说明了缘由。始皇看完便知府君是去找先祖们询问他的去向了,只是不知为何反倒是府君被举报扣了钱。

      子楚及时发来了详细的过程转述。

      始皇提炼重点告知儿子。

      扶苏听罢立刻反问:
      “华夏系列区域?”

      也就是说,还有其他系列的区域了。

      章服之美是为华,礼仪之大是为夏。这些是九州大地上的人们自上古起就在追求的东西,是民族文化的体现。

      扶苏第一个想到的是外邦。

      外邦人在被华夏文明同化之前,或许有自己的文化信仰。那么,他们应该就不算是华夏区域的人,不归黄泉府君管辖了。

      天道说的是“区域”而非位面,可见即便是来自同一个位面的鬼魂,也会根据文化传承进行不同的归属划分。

      倒是不同位面,只要都是华夏文明,那应该就都归府君管了。

      这些事现在知道了也不过是留个印象,扶苏很快丢开。他把关注点挪到了另一件事情上头——原来他们是可以举报府君的。

      扶苏沉吟片刻:
      “阿父要不要试着去找天道索要赔偿?”

      说完他又迅速否决了:
      “还是不了,若天道修补了这个漏洞,阿父接下来恐怕无法继续在阳世陪伴我。”

      就算要补偿,也可以等他也去了地府再要。届时父亲不需再回阳世,自然无所谓漏洞是否被修补掉。

      更何况,待他下葬后,地宫就会被彻底封闭。两个世界的地宫不再处于阴阳交汇的状态,怕是想再出来也出不来了。

      始皇颔首,写了个“可”字。

      看天道这公事公办的态度,估计不会因为时间过去许久就赖掉他们的赔偿。那么早点反馈和晚点反馈其实没什么区别,可以先留着吓唬一下府君。

      地府里头。

      府君也在捂着心口。

      一百万功德啊!他十个月的工资啊!

      地府的一年,就是阳世的十二年。因为是不满一地府年的工资,所以平均每阳世年也就十万左右。

      别看很多,但府君他要管那么多位面的华夏区域呢。所以每个位面的提成是真的很低,为了一个位面被扣十个月工资,简直亏大发了。

      都被扣了这么多钱了,要是还看不到监控内容那他岂不是血本无归?

      所以府君还是坚强地调取了监控。

      没有因为他看监控还加罚一笔款项的道理,只要他不往外面传播就行。要是往外传播的话,哪怕只是给秦君们看一眼,都算非法传播他人隐私。

      然后府君看见画面里始皇迎面朝着甬道外走来,伸出手试探了一番,慢慢消失在了门口的结界处。

      府君:他真的出去了!啊啊啊!!!

      其实在之前找不到人的时候,府君心里就有怀疑了。但他不愿意相信,还试图自欺欺人。

      现在事实摆在眼前,府君只觉得眼前发黑。

      没看好鬼魂让他们跑去了阳世,这是重大失职。年终的时候天道会综合职工整年的表现进行奖惩结算,所以别看现在他没因此受罚,等年终就不好说了。

      到时候罚多罚少,全看始皇帝在阳世停留了多少天、又造成了多少影响。

      停留天数的罚款数额是固定的,多一天就多一份钱,能直接算出来。造成的影响则不一样,纯看有多少活人发现了他这个鬼魂的存在,以及知道了地府的事情。

      如果始皇帝守口如瓶不跟活人说,也不让活人发现他。那就还好,罚得会轻些。

      府君怀揣着一丝丝奢望打开了阳世的直播,选中始皇帝最放心不下的秦二世扶苏。

      果不其然,人就在他儿子身边待着呢!

      但——

      扶苏对父亲说道:
      “阿父,你真的可以离开骊山陵吗?我担忧我们回了咸阳之后,你会魂体受损,留在这里至少可以随时回地府休养。”

      府君的手在颤抖。

      扶苏知道了!!!
      扶苏他知道地府的存在了!!!

      与此同时,因为刚刚才被举报过侵犯隐私,府君身上其实挂了个天道凝视的状态。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如果他继续做出类似的行为会触发警报甚至是惩罚。

      府君很快听见耳边响起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到的天道播报声。

      天道:【违规观看活人隐私,警告一次,下次再犯将直接进行惩罚。】

      介于扶苏目前只是屏退了侍者,在明堂里和父亲聊天。而明堂大门敞开着,站在门口其实能够看见内部的情况。

      所以府君这次算是轻度侵犯隐私,才只是进行警告。

      府君的表情扭曲了一下。

      他深吸一口气,告诉自己不能和傻子天道计较。天道没有脑子的,它就是一段死程序。

      反正还没罚,没罚就等于不存在。

      府君决定出去把始皇帝抓回来,不能放任这位陛下继续在外头胡来了。

      结果府君刚打开通往阳世的空间裂缝准备出去,一道雷就劈了下来。正好劈在他身前,阻止他前行。

      天道:【警告!警告!地府公职人员不可擅离职守前往阳世!】

      府君:……你祖宗的!

      到底是谁设计出来的法则程序?能不能讲点道理?凭什么始皇能出去他不行?!

      秦君们齐齐嘶了一口,往旁边挪了挪。

      这看着很吓鬼啊,一道雷劈下来不会魂飞魄散吧?政儿出去这么久居然一直都没被劈过,真是庆幸。

      难怪之前府君反复强调随便和阳世联络会被天道惩罚呢,感情天道会惩罚他。

      秦稷摸了摸下巴:
      “但是府君被惩罚,和我们政儿有什么关系?”

      事实证明政儿就是不会受罚啊!

      果然,这个府君还是应该让他来当,现任府君屁用没有。
note作者有话说
第5章 天降横财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• [灌溉营养液]
    • 昵称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评论时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.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查看评论规则>>
    作者公告
    已结束的正经位面:扶苏穿异人、汉末名士、空降靖康、乱世国君、转世日常 【大秦天幕】已结束,即将开启【八王之乱】
    ……(全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