晋江文学城
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2、朕出去看看 ...

  •   将作少府拿着纸的手在微微颤抖。

      虽然这个时代的人们确实都迷信,但传闻中有异象和自己亲自看到,那是两回事。

      况且之前半年都好好的,怎么今日突然显灵了?难道是地府出了变故不成?

      将作少府仔细看了看纸上的字迹。

      他见过始皇帝陛下的字迹,是这样的没错。而且纸张自行飘来这件事做不得假,确实是陛下显灵了。

      更重要的是,纸上还盖了陛下的私印。

      这方印鉴如果他没记错的话,是被挂在陛下腰间,随他一起封存在了棺椁中的。不仅如此,停放棺椁的大殿如今也已经彻底封闭,谁也进不去。

      将作少府深吸一口气,捧着那张纸匆匆离去。他要赶紧遣人将这封信送去咸阳,给二世陛下过目。

      始皇回到了殿中。

      嬴稷感慨道:
      “政儿你看生前你把他们给吓的,撞鬼了都不忘把陪葬品好好放下,不敢摔了。”

      始皇:……

      嬴稷这会儿看乐子看得高兴,但没过片刻他突然反应过来。

      “不对啊,你怎么就把你自己的那封信拿出去给他们了?寡人呢?寡人写的你怎么不拿?”

      始皇:当然是因为朕不想拿。

      曾祖父写的都是废话,有什么好拿的。

      嬴稷不满地说道:
      “政儿你这样就不对了,就算寡人写的是废话,那也是耗费了很多功德才印到纸上的!不给阿苏看看,那多浪费?”

      始皇敷衍地点了点头:
      “那您等扶苏派人来搜查大殿吧,到时候他就能看见了。”

      孝公也拉偏架:
      “你那纸放在箱笼里呢,要取出来还得先把箱子打开,再拿出去。政儿功德虽多,也不好这么浪费。”

      光是送一张纸出去就不知道耗费了多少能量,再来这么一通复杂的操作,实在没有必要。

      嬴稷见祖父都发话了,只好不情不愿地答应下来。

      地府一个时辰,阳世就过去一天了。

      正巧骊山陵就在咸阳隔壁,来往非常快捷。始皇不过应付了一会儿曾祖父的抱怨,又陪其他几位先祖聊了片刻,那头的扶苏就已经收到了将作少府命人加急送来的信件。

      他猝不及防地拆开,看见熟悉的字迹和印章,险些失态。

      将作少府还送了一张字条来,简单说明了地宫中发生的事情。他能推测出的内容,扶苏自然也能,因而一眼便可确定这是父亲亲手所写。

      扶苏立刻唤来了长子桥松:
      “朕要去一趟骊山,国事便托付给你。”

      桥松:!!!

      桥松当即劝阻:
      “父亲,你不要做傻事!”

      扶苏:?什么东西?

      桥松苦口婆心地劝他:
      “我知道您很思念祖父,还觉得自己反正年纪大了,早点死和晚点死没有差别。但祖父生前便说了不许您糟蹋身体,您难道要让他在九泉之下也不安息吗?”

      扶苏:……

      嬴稷笑得直拍旁边一人的大腿:
      “桥松这小子真是有趣,这个崽子寡人也很喜欢。”

      嬴柱生无可恋地推开他爹。

      不是,他刚刚不都躲去别的位置了吗?怎么这次被拍的还是他啊?

      嬴柱仔细回想了一下。

      好像是方才他们因为政儿出门去的缘故,都起身来到殿门口围观。等政儿回来,大家又各自落座。

      而他,习惯性地坐到了他亲爹身边。

      嬴柱:我真是上辈子欠他的。

      光幕中扶苏被儿子气得太阳穴突突直跳。

      他深吸一口气,揉了揉额角:
      “谁跟你说朕要去骊山陵给你祖父殉葬的?”

      桥松这才意识到自己想岔了。

      他干笑一声,辩解道:
      “父亲方才说国事都托付给我……”

      这整得和说遗言似的,也不怪他一时会错了意。

      扶苏不由无语:
      “朕是要你这个太子监国。”

      非要他说得这么明白才行?
      蠢儿子真是没救。

      陛下要离京,宫中很快准备起来。所幸只是去近处的骊山陵,准备工作做得很快。

      其实宫中早就做好了陛下会时不时去一趟骊山陵的准备,半年下来陛下都没提这件事,反倒叫众人很不习惯。

      当初始皇帝还在世的时候,还是太子的扶苏非常黏人。始皇每次巡游,都要把太子带上,父子俩就没怎么分开过。

      半年前始皇帝驾崩时,咸阳城中还流传过一则谣言,说是太子扶苏因受不了父亲离世的打击而一病不起。

      这个谣言听过的人都觉得很可信,闹得臣子们都真情实感地慌乱过一阵子。直到闭门守孝的太子烦不胜烦,亲自出面辟谣才消停下来。

      可见在大秦众人的印象中,二世陛下确实就是个离不开爹的小可怜。

      现在扶苏陛下终于忍不住要去骊山陵了。

      侍奉多年的老侍者松了口气:
      “您去看看始皇帝陛下也好,免得在宫中憋久了心里难受。”

      扶苏:。

      扶苏开始思考,自己在这群人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形象。

      地府中。

      嬴稷调整了一下姿势,正襟危坐:
      “寡人这样,是不是显得精神多了?”

      玄孙都要过来了,他可不能继续这么不着调。之前政儿苏醒得太突然了,没给他装模作样的时间,这次怎么也要维持住稳重长辈的形象。

      所有人就这么看着他折腾。

      片刻后,嬴柱点头:
      “是精神,太精神了。我那天从隔壁位面弄了点治这个毛病的药,父亲你要不要吃一颗?”

      嬴稷没听明白是什么药,还待细问。

      那头子楚也慢悠悠地提醒道:
      “阿苏是活人,只怕看不见我等,祖父还是别忙活了。”

      人都忙完了他才开口。

      嬴稷不以为意:
      “政儿都能给阳世送信了,肯定能再找到让阿苏看见寡人的法子。”

      他对这个完成了老秦家几百年夙愿的曾孙非常有自信。

      子楚眯了眯眼,怀疑自家这个老流氓祖父在装疯卖傻,捧杀他儿子。

      看热闹不嫌事大是吧?

      方才只是给阳世送了封信,就闹出那么多动静来。现在黄泉府君还没发现异常,等那头发现不对了,肯定要过来找麻烦的。

      昭襄王不想着帮忙遮掩,还在撺掇政儿继续犯禁。说没有别的意图,傻子都不信。

      恐怕是想着黄泉府君一向礼遇每个位面的始皇帝,由政儿带头犯禁,府君也没辙。而他,便可以跟在后头占便宜了。

      在场的都是人精,自然都看了出来。

      嬴驷立刻一巴掌呼他脑袋上:
      “你消停点!”

      嬴稷被他爹拍得差点脑门磕到案几上。

      始皇看了他们一眼,没有开口。

      诸位长辈恐怕是对他有点误解,即便他有法子叫扶苏看见魂魄,也和他们没什么关系。

      他儿子只要能看见他就够了,看什么其他人?尤其是某个觊觎他儿子的家伙,还嚣张到当着他的面说“这要是寡人的儿子就好了”,自己没儿子吗?

      气氛一时间紧绷起来。

      孝公轻咳一声,打圆场道:
      “稷儿别闹,不要给孩子太多压力。能与阳世通信已是意外之喜,不可太过贪心。”

      比起其他王侯家族,嬴秦已经算和乐融融的了,底下儿孙们闹点小矛盾不算什么。大家都是当过国君的人,说一不二惯了,不闹矛盾才是怪事。

      众人都很给大家长面子,气氛逐渐恢复融洽。

      孝公又问起始皇:
      “阿苏要来,你预备如何?”

      扶苏到了骊山,就能随时和父亲通信了。想到他们父子俩平时的黏糊劲,大家十分怀疑扶苏会把公务都挪来骊山处理。

      这还真没什么困难的,毕竟骊山离得近。

      因为始皇喜欢巡游的缘故,这些年朝中都习惯陛下和太子不在、独留太孙桥松监国的情况了。

      巡游时,父子俩一般也都是只处理要紧的大事,寻常小事交给桥松去办。现在只是二世皇帝独自居住在城外的骊山而已,比巡游时还更方便些。

      理由都是现成的——扶苏身体不好,年纪又大了,需要在清静之处休养。

      别看骊山陵在后世是郁郁葱葱的山林,其实在秦朝时,上面是有地上建筑的。亭台楼阁、花园景致,甚至还有个从周围大河里引水而建的大型池塘。

      虽然因为地宫尚未封土的缘故,大部分地面建筑还未如预计中那般开始建造。好在仍有不少区域已经封闭,且成功完成了地面的修建。

      扶苏要来,也不需再新建宫室居住,直接有现成的宫殿在。

      然而始皇却眉头一皱:
      “骊山陵阴气重,阿苏怎能常年住在这里?”

      众人:……

      那我们还常年住在地府呢。

      不过始皇的顾虑也有道理,扶苏毕竟是体弱的活人,偏偏地宫这边又和地府互通。活人待久了不一定有影响,但能不多待最好还是不要多待。

      始皇原地踱步了一会儿,还是决定出去看看。

      本位面的始皇陵大体分成了三个区域。

      外城区是兵马俑等丛葬坑,以及群臣的陪葬坑。中城区是仿照天下山川所建的大秦疆土模型,水银河便在此地。

      内城区是复刻的秦王宫建筑群,正中是秦国旧都雍城的王宫模样,目前作停灵用。周围一圈是其他宫殿,像北侧就是玄宸宫。

      外城区和中城区的大部分地界都已经封土了,只剩内城地宫还在摆放陪葬品。

      整个陵墓极大,光靠双腿行走非常吃力。

      好在鬼魂是可以飘的。

      之前始皇与先祖们闲聊时获知了不少地府的情况,也学会了鬼魂的许多常见操作。比如赶路这一条,就非常方便。

      大家所谓的飘,不是非得离地的那种。

      应该说是走路的时候施展鬼魂特性,以缩地成寸的方式前行。很远的路途迅速就能走完,看起来有点像瞬移和疾行的结合体。

      始皇尝试了一下,一眨眼就离开了宫殿群,来到中城和内城的交界处。

      这里有条甬道是通往地面之上的。

      周围有活人的衣服来来往往,不断搬运各种东西进来。始皇逆着人流一步步走到甬道尽头,发现尽头之外的场景并非他熟悉的模样。

      嬴驷站在他身边,顺着他的视线看去。

      始皇问道:
      “外面是何处?似乎不是骊山陵的地面区域?”

      嬴驷微微点头:
      “不错,此处是你这皇陵的出口。”

      他所说的出口,明显指的是属于地府的出口。出去之后会进入地府的外世,在那里他会遇到许多同他一般的鬼魂,都是这些年死下来的王侯将相。

      始皇看着那些衣服飘过门口,像是穿透了什么结界消失不见。又看着许多衣服宛如凭空出现那般,从外面进来。

      分明是同一个出入口,链接的却是两个世界。

      嬴驷拍了拍他的肩膀:
      “走吧,我们这些魂魄是出不去的。”

      等到地宫封存,这里就会彻底成为骊山陵对外的出入口,再不能联通阳世。

      嬴驷还告诉他:
      “虽然在阳世时,所有人的墓穴都在地底。可在地府,这些却是矗立在地面上的。”

      因而等出去之后,始皇就会发现他站在外城之外。回头去看,还能看见高耸的外城城墙。城墙之内,是一排排列阵的兵马俑等丛葬品。

      可事实上,这个甬道的出口应该位于中城区和内城区交界处的地面上才对。

      这就是地府和阳世的不同了。

      始皇没有走,他站在出口附近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。

      想了想,他问高祖父:
      “地府中是什么模样的?”

      嬴驷答道:
      “和阳间格局差不多,地形之类的没什么区别。就是阳世的那些活人折腾出来的建筑农田见不着了,到处都是墓。”

      哪怕当前的平行地府里只有王侯将相,墓穴也多不胜数。有些地方是重灾区,一眼看去墓挨着墓。

      幸而大家当初修墓的时候特意选过位置,好歹避开了别人的墓穴。否则有的地方就不是互相挨着,而是互相压着了。

      毕竟往地下挖的话,是能挖出地下一层地下二层这种分别的。

      偏偏地府又把它们全变成地上墓穴了。

      嬴稷凑过来分享八卦:
      “寡人听闻许久之前有个贵族把墓修到了商朝墓的上层,那人来了地府之后,直接喜提空中小楼。”

      别人的墓穴落在地面上,他的飘在空中。

      这下子他就不干了,闹腾起来。他下头的商朝贵族也不干了,谁乐意自己头顶压着别人的墓呢。

      黄泉府君去调解了一番,但没调解好,事情反而越闹越大。

      当时从上古到东周的所有贵族都挤在一处空间里,像这样墓压墓的情况并不少见。

      实在是从上古至今大几千年了,大家还都聚众居住在那么几处区域。好地方就那点,下葬的时候很容易撞车。

      幸亏不少时代太古早的贵族因为阴寿耗尽投胎去了,不然这类争端只会更多。

      到最后黄泉府君干脆按照朝代给他们进行了划分,加开了一个平行空间。夏商周的都去那头居住了,这里只剩春秋战国和秦朝的年轻小辈们。

      嬴稷也是去那头闲逛时打听到的旧事。

      嬴驷也补充道:
      “如今周天子全都搬去了那里,说是在这边住着总遭人欺凌。”

      遭人欺凌也跟他们大秦没关系,他们的墓穴大都在洛阳。洛阳位于关外,那边多是晋国人和韩赵魏在活动,秦君看热闹就行。

      总之,无论西周还是东周的天子,都不和他们住一块儿,大家平时不怎么碰面的。

      始皇大致了解了地府的格局。

      正思量间,黄泉府君终于赶来了。

      事情都过去了快两个时辰,他反应也是够慢的。此刻才跑来兴师问罪,这会儿阳世的黄花菜都凉了。

      府君气急败坏:
      “你你你!你怎么能给阳世送信的?!”

      嬴稷翻了个白眼:
      “送都送了,你现在来问有什么用?”

      习惯性怼完人,他突然发现不对:
      “等会儿,你刚刚这话好像问得有些奇怪。”

      不是该质问“你怎么能给阳世送信”吗?虽然只多了一个“的”字,含义却大不相同。

      前者是谴责始皇乱来,后者是震惊始皇居然真的送成功了。

      其他人也意识到情况有变。

      子楚若有所思:
      “所以政儿发现的那个法子,里头还有蹊跷。”

      始皇干脆直接问了:
      “朕就是送了,你奈我何?”

      府君被他气了个倒仰:
      “你那法子根本就不该成功!”

      如果只是这么简单就能把东西送去阳世,各界不就乱了套了?以后后人考古发现墓里全是鬼魂留下的痕迹,当时就能从无神论变有神论。

      他们这些所谓的神仙确实是不好插手人界太多的,除了一些设定上就有玄学因素的位面外,别的位面天道都秉持着互不干涉的原则。

      府君不敢给始皇帝开小灶,正是怕天道降下雷霆责罚他。

      秦君们面面相觑。

      嬴稷一把拎住府君的衣领:
      “来来来,你给寡人说清楚。为什么这个法子成不了,我们方才分明就成功了。”

      府君比他还费解,只能耐下性子解释了一番。

      正常情况下,像这样不断给物品里输入功德,只会把东西撑坏。

      以前也有人试图钻这个空子,结果浪费了大量功德却一无所获。物魂还消失了,亏了个底掉。

      后来就再没人去试探,免得功德打水漂。

      黄泉府君自己若想和阳世联络,确实是用输入功德的这招。但在功德输入满后,还得调动一丝气运之力,才能成功完成对物品本体的烙印。

      可是这些非神职的普通鬼魂又动用不了气运之力,始皇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

      众人的目光聚焦到肇事者本人身上。

      始皇八风不动:
      “朕没用什么气运之力,说明是你们的天道法则有问题。”

      黄泉府君:……

      黄泉府君忍不住思索,难道真的是出现了bug?他和很多始皇帝打过交道,知道这位陛下不屑于撒谎,肯定不会骗他。

      半晌后,他心累地摆摆手:
      “算了,你之后别再试图挑战禁忌了。之前可能真是个意外,所以天道才没有惩罚你。再尝试的话,万一触怒天道被降罪,我可救不了你。”

      说着府君又消失了,他得回去思考怎么解决这次事件引发的不利影响。

      待他一走,秦君们都用眼神询问始皇:
      ‘你真不知道是为何?’

      始皇淡定地回望,看起来无辜得很。即便是面对自家长辈,也一点都不打算透露真相。

      他当然知道自己为什么能成功。

      始皇确实没动用过什么气运之力,但他自从重生后运气就变得极好。所以他怀疑这种操作并非必须要用气运之力辅佐,只要足够幸运,就能成功。

      所谓的气运之力,本来也是和运势相关的东西,不是吗?

      既然要用它辅助才能成功,说明这件事是一种概率事件。一般情况下谁来操作都会失败,除非幸运值拉满才能百分百成功。

      始皇不知道自己幸运值多少,如今看来应该挺高的。

      由此可见,其他位面里恐怕确实没多少人发现这个方法。就算知道了怎么操作,也不一定用得了。

      始皇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了。

      他抬步朝着甬道的出口走去。

      府君恰好探头出来,想再叮嘱两句:
      “始皇帝陛下,你以后可别再和阳世通信了。真的,我不是在危言耸听,你……”

      话说到一半,发现人在往外走。

      他一个激灵立刻问道:
      “陛下往何处去?”

      始皇头也不回:
      “朕想出去看看。”

      府君松了口气:
      “那行,你去吧。地府里大家都挺友善的,你记得和他们好好相处啊。”

      说罢缩回了脑袋,空中的空间裂缝也消失了。社畜要回去接着想解决方案,唉,真是命苦。

      然而甬道中的始皇却在门口停下了脚步,伸出手,用覆盖了功德薄膜的指尖去触碰那道他看不见的屏障。

      一开始摸了个空。

      直到有一个衣服进出的时候,他隐约看见一层荡漾的涟漪。手伸出去准确碰到那道涟漪,终于感受到了一点阻力。

      有戏!

      始皇加大了力气,同时不断朝身上补充功德薄膜。

      终于,他的手指穿过了屏障消失了。
      接着是手掌、手臂、整个人……

      秦君们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们这么大一个政儿出去了。

      大家:!!!

      居然真的可以出去!
note作者有话说
第2章 朕出去看看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• [灌溉营养液]
    • 昵称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评论时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.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查看评论规则>>
    作者公告
    已结束的正经位面:扶苏穿异人、汉末名士、空降靖康、乱世国君、转世日常 【大秦天幕】已结束,即将开启【八王之乱】
    ……(全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