晋江文学城
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3、第 3 章 ...


  •   原来,自从方才进了章台宫,赵不喜的意识就开始一点点聚焦,回拢,他刚醒来,就听到系统狂喜到失真的尖叫,“啊啊啊!宿主得到这个时空人间最强者10点善意值,自带1000倍超强效力,宿主身上的毒被解开了!而且宿主你梦想成真了,你现在被扶苏抱回咸阳宫,真的见到秦始皇了!!”

      赵不喜没想到自己前脚遭了一场罪,后脚就美梦成真了,一时被这惊天大馅饼砸得晕乎乎的,脑子反倒比往日慢了几分。

      他慢吞吞回想着这段时间记忆里发生的一切,“噢,我来到了秦国?是扶苏救的我?怪不得赵国人要给我下药,扶苏这史书上大名鼎鼎的仁善公子,肯定会救一个重病的孩子...不对啊,赵国人又怎么能确定,我一定会被扶苏看到呢..”

      正在他魂游天外恍恍惚惚之际,耳边忽然响起一道清冽的声音,“...从今日起,你便是寡人的孩子了,明赫。”

      赵不喜突然福至心灵,猛地睁开了眼睛!

      映入他眼帘的,是一张丰姿隽朗的面庞。只见此人目如丹凤,眸光幽邃而明亮,通身萦绕着一派气盖苍梧之势,气度矜贵,湛然若神。

      赵不喜惊呆了,只一眼,他感应到这便是手握日月的人间王者!这便是他自幼的偶像老祖宗!呜呜呜,老祖宗不但要收养他,还给他起了一个寓意如此美好的名字,我那人美心善的老祖宗啊!

      他心间翻来覆去冲荡着浪潮般汹涌的惊喜,甚至来不及思考,几个曾在别的史书上见过的词藻,便自然而然涌入了他的脑海,拿来形容始皇再应景不过了——君龙章凤姿,如天日之表!

      想到这里,他又愤懑不平起来,该死的!史书上说尉缭因为得不到重用,就借着相面之说,到处造谣抹黑始皇大大,说什么“他鸷鸟一样的胸膛,豺狼一样的声音”,我呸!

      他又悄悄目测了一眼自己离地面的遥远距离,添了一句:老祖宗身高一米九八,实不欺我也!

      接着,赵不喜就使尽吃奶的力气,硬撑着强“吻”了嬴政!

      系统不忍直视地捂住眼睛,“宿主,你真把自己当宝宝了吗?!”

      赵不喜立刻理直气壮地反驳道,“可是,我这辈子投胎转世后,本来就是没满月的宝宝啊,哪怕算上上辈子,我也只是个加起来只有两百多个月的宝宝…总之不管怎么说,我现在是一个小宝宝,想跟几千年前最迷人的始皇大大贴贴,是很应当的!”

      说完,他开始在心中喜悦疯狂尖叫咆哮,兴奋到不能自已。

      他压根想不到从这一刻开始,他的心声就被人听了去。

      嬴政听得心头巨震,飞快弯腰捞起扶苏,一手抱上一个孩子,下意识举目朝殿外看去,眼中闪过不解。

      既然殿内只有扶苏一个孩子,那道陌生的稚嫩童声又是从何而来?还有,什么始皇大大贴贴...

      想到这里,他的目光渐渐晦暗起来,始皇?这是巧合么?

      他原本想着,待一统四海后,便召集群臣走个形式,改换名号曰大秦始皇帝。

      如今的嬴政虽然只有二十六岁,但从他四年前独自掌控朝政开始,这位年轻的君王便雄心壮志地驾驭秦国这辆马车,朝着一统六国的梦想驶去。

      他要的,不仅仅是打败六国,而是彻底灭掉六国!罢黜他们的君主,废除他们的公卿,将这片饱经战乱五百多年的土地彻底合而为一,使天下之民尽归于秦!

      嬴政自信一定可以在十来年间实现这个梦想,届时这般前无古人的功绩,堪称德兼三皇,功盖五帝,若单是一个“皇”或“帝”,怎配与自己并肩而立?

      所以究竟是何人,敢狂妄到把他为自己准备的帝号用掉了两个字?

      神迹耶?妖邪耶?

      想到这里,他低头看向怀中的扶苏,见扶苏也正巴巴地抬头看向自己,眼中闪过恐慌。

      看来他定然也听到了。

      嬴政以眼神安抚扶苏,示意他先不要开口,再扭头看向安静站在一旁的蒙恬,不动声色试探道,“蒙恬,寡人方才恍惚之间仿佛听见殿外有蛙声,你可曾听见?”

      蒙恬一脸茫然,如今已进近初冬,蛙都躲进洞穴藏着了,王上这是...太累所以产生幻觉了?

      他斟酌着回道,“回王上,臣除了王上与长公子之言,未曾听见其他声响。不过为稳妥起见,臣即刻命人去殿外查看...”

      嬴政得到想要的答案,便说了声不必,抱着两个孩子回到了案前。

      他决定以静制动,那人既然没有主动出手伤害他们,便不必打草惊蛇激怒对方。

      哪知,他刚把扶苏放到地上,再次听到那道稚嫩的童音再次响起,“啊啊啊不要啊!始皇大大千万别把我也放下去!我虽然表面上是大学生,但实际上只是个离开幼儿园没久的宝宝,我要始皇抱高高!要霸气的始皇大大一直抱着我...”

      扶苏脸色倏地发白,扑上来抱住父王的长腿,身体在隐隐发抖。

      将闾上回告诉他,昆仑山有专门吃人的大妖,活了八千岁却声如孩童,当时他并不信,还笑将闾太幼稚。

      可现在,他心里很慌。

      蒙恬忙关切上前询问,“长公子怎的了?要不要臣去请医士...”

      嬴政摆摆手让他下去,摸了摸扶苏的脑袋安抚,便把目光缓缓投向了怀中的襁褓。

      是了,他方才疏忽了!这殿中除了扶苏,本就还有另一个孩童...

      一个本来绝不可能说话的婴儿。

      他压下心中的惊涛骇浪,装作若无其事地看向怀中的婴儿。此刻,这小儿正紧紧抓着他手肘处宽大的衣袍,两只白生生的小手看起来比鸡爪大不了多少,十分孱弱,似乎一捏便能碎成渣。

      嬴政露出一抹微笑,轻轻抓住两只作乱的小手手放回去,伸出修长有力的手指抚了抚婴儿的脸颊,像极了一位喜欢逗弄孩子的慈爱父王,声音又轻又温柔,

      “扶苏,你看!明赫一直在抓寡人的衣袍,许是这孩子有些认生,不喜待在寡人怀中。这样吧,你即刻把他抱回后宫,往后便交给云夫人养吧....”

      果不其然,下一瞬他便又听到了那个声音,正激烈地顺着他的话回嘴呢,“不对!不是这样的!我明明最喜欢父王了,明赫不要云夫人养,我只要父王养我!哼,不管谁来,也绝不能把我从始皇大大身边夺走!”

      嬴政的眸光更幽邃了,他这回可看得一清二楚,这孩子说了一长串话,可他的嘴型一直在发“咿咿呀呀”!

      一个绝不该说话的婴儿说话了,这话还不是从嘴里说出来的,这意味着什么?

      眼下这般场景,若是换做寻常人,恐怕都早吓得魂飞魄散了。

      幸好,嬴政不是寻常人。

      扶苏这时也明白过来,猛地抬头看向父王,眼中满是惊慌,他捡来的阿弟竟有可能不是人!这么可爱的阿弟,他..会是吃人的大妖么?

      见父王再次递来稍安勿躁的眼神,扶苏只好继续一言不发。

      嬴政伸手,将再次紧抓自己衣裳扯来扯去的小手握住,声音变得更柔和了,“你这顽皮的小家伙,想来定是饿了。来人,将小公子抱去交给奶姆。”

      在一长串不满的抗议童声中,很快有宫女进殿抱走了赵不喜...哦不对,他现在已经改名叫明赫了。

      待宫女的身影一消失在殿门,嬴政的脸色立刻严肃起来,沉声命人立传老巫师进宫。

      他低下头,看着扶苏那张汇集了自责、恐慌、纠结、困惑的小脸,便弯腰将他抱了起来,耐心解释道,“扶苏,不必自责,今日你已做得很好,若换做宫中其他孩子,难保不会露出些马脚。”

      扶苏满了六岁后,自觉是大孩子了,便不肯再撒娇求父王抱抱。如今日这般屡次被父王抱起来,如果换了往日他会有些害羞。

      但今天不一样,父王宽阔的胸膛让他充满了安全感。

      他紧紧楼住父王的脖子,轻声解释道,“对不起,父王,我那时真的什么也没听到,他那么小,又那么可怜..呜呜..不过,不管明赫究竟是什么人,他也并未害过人,对不对父王?别杀他,好吗?”

      嬴政倒是赞同道,“放心,寡人不会杀他,习得异术之人也未必是妖邪,说不定有仙人降世助我大秦建功业也未可知。”

      扶苏立刻惊喜道,“咦,若真是如此,孩儿岂非就能有个小仙童阿弟了?若他不是妖怪,父王便不会将他送走,对不对?”

      嬴政点点头,又安慰了他几句,便让蒙恬派人送扶苏回殿休息,接下来,他难得地没有再争分夺秒批阅奏章,而是坐在案前沉思起来。

      他方才判断,对方是习得腹语异术之人,但现在又飞快地否定了这个判断,反倒更倾向于对方来自仙山或妖海。

      因为他曾命人搜罗秦国境内有异术的人才,最年轻的也有十来岁,因为习得一门异术是需要领悟和练习的。

      而一个出生一两个月的凡人孩童,既无领悟的智力,也无练习的体力。

      不管怎样,今晚也不算全无所获,至少通过刚才的试探,他已经得到了五点重要信息:

      第一,根据对方释放的善意,他明显感知到这孩子很喜欢自己。基于这一点,他推测对方约摸是仙界之人,大概率不会在咸阳宫乱开杀戒。

      据古书记载,仙山神洞之人与世隔绝,大多本性纯良不识人间险恶,故而对人类并无防范之心,而妖邪之物却吸食人间恶念,最是贪婪邪恶。

      第二,对方曾在一个名为“幼儿园”的地方修习,如今的身份是大学生。

      遗憾的是,嬴政虽对鬼神修仙之事颇有兴趣,亦读过许多历代妖神典故,偏却从未听过诸如“幼儿园”“大学生”这般奇怪的词,一时也没有头绪。

      不过,他猜测这两个词大约跟修炼等级有些关系。

      第三,目前章台宫能听到这孩子说话的,似乎只有他和扶苏。至于刚才让人抱走孩子,一是为了支开他,二来则是为了试探宫中是否有其他人能听到他的声音。

      他自信,宫人碰到这种神乎其神之事,很难不露出蛛丝马迹。

      第四,据对方言下之意,那位“始皇大大”想来定是自己了。这是一个好消息,意味着果然如他设想的一样,终结这场乱世的是秦国。

      那么,此事又引申出他最重要的第五点:那孩童能预知未来之事。

      作为君王,他的所思所想自然要比扶苏深远得多,他本性并非嗜血好杀之人,何况,一个能预知未来且对自己释放善意的“大学生”,若能留在秦国效力,自己岂非如虎添翼?

      他暗下决心,只要巫师占出的卦象无碍大秦,他便会以上宾之礼,将此子长长久久地留在秦国。

      再者,长子扶苏仁善,一片赤子之心,却毫无防人之心,日后难保不会被有心人利用,若他有这样一位神异的“兄弟”陪伴左右,未尝不是好事。

      ...

      另一边,被抱到后宫的明赫死活不肯喝r,奶姆也是第一回遇到这种情况,慌得手足无措,正待再想寻个其他奶姆来商量,就见长公子走了进来。

      原来,扶苏愁眉苦脸走到半路,想来想去还是放心不下明赫,就百般纠结地过来了。

      按理说,他本该离这个奇奇怪怪的孩子远一点,反正他已经在父王面前求过情了。

      可扶苏不但仁善,还有极强的责任感。比如现在,虽然他坚信父王绝不会滥杀无父无母的弃婴明赫,但会不会杀一个会邪术的明赫呢?那就不好说了。

      他觉得既然是自己把明赫带进宫的,就有义务护他周全,哪怕只能护这一晚。至少,明赫到目前为止并未行任何恶事。

      一见到扶苏,刚才还一脸怏怏的明赫,就咯咯笑了起来,他激动地扑腾着小短腿,拼命张开两只胖手臂求他抱自己,奶姆在一旁看得都惊呆了,谁家个把月的婴儿动作会这般灵活?简直闻所未闻。

      扶苏听着耳中一叠声的“扶苏你终于来了!扶苏你快把我抱起来!快送我去始皇大大那边,我想让大大抱我”,也是头疼不已,他故意板起小脸抱起明赫,边往外走假装教他认人,“小明赫,我是你的长兄扶苏哦,你认识我吗?要做一个懂礼的好孩子哦,记得要喊我阿兄,来,阿—兄...”

      哎,赵不喜心道,扶苏既然这么喜欢当哥哥,那就满足他的愿望吧。

      于是,扶苏在一连串的“阿兄”聒噪声中,回到了自己的寝殿。

      不过这下他倒不担心了,因为他发现这小家伙不但毫无害人的心思,还很愿意听他的话呢!这便是极好的,往后只要好好教他做人之道,引导他往正道上走,定不会长成个害人精!

      夜凉如水,遣散了众人的章台宫内分外宁静,偌大的殿内,只见秦国占卜最强的老巫师郑重收起龟壳,又开始摆弄起一堆蓍草,待占卜结果出来,他激动起身看向嬴政,颤声道,

      “王上,方才这三卦皆显示,此子乃天外福星,在多番因缘之下降临大秦,且自带天赐福泽!此泽中之水,顺天应时而生,可滋润万物,可化解灾厄,亦可扭转乾坤,助飞龙翱翔九天,乃千年难遇的上上之吉卦,臣恭喜王上喜得仙山麟儿!”
note作者有话说
第3章 第 3 章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• [灌溉营养液]
    • 昵称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评论时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.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查看评论规则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