晋江文学城
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3、第 3 章 ...

  •   苏遇拖着行李箱,按照记忆里原书剧情给的提示,越走越偏,走进了一条特别破旧的街道,最后停在一栋灰扑扑的居民楼前。

      苏遇确认了地址,迟疑片刻还是上了楼,提着行李箱停在了三楼,破旧的楼道,墙皮脱落的墙壁,老旧的木门,鼻尖隐隐有腐朽破败的味道。

      楼道漆黑,但是好在能看见门缝里透出温暖的光。

      这一次苏遇没有迟疑,直接伸手敲门。

      “谁呀?”过了一会儿,中年人沉稳的声音传来,然后门吱呀一声打开了。

      探头出来的中年人,穿着泛白但是洗得很干净的蓝格子衬衫,年龄大概不到四十,但鬓边隐约能看见几根白发,看到门口白净漂亮的少年一愣,下意识问:“你,你找谁?”

      “我找秦岳先生,请问您是吗?”

      “啊?是,我是秦岳。”秦岳怔了怔,反应过来连忙点头:“你找我吗?”

      “嗯,我找你。”苏遇朝他笑了笑:“我叫苏遇,如果没弄错的话,应该是你抱错了儿子。”

      秦岳一愣,眼里有藏不住的震惊,他养了十几年的儿子突然被告知是抱错了,他的养子被接回去之后,他的亲儿子却不愿意回来。

      他去找过他好几次,但是那孩子死活不肯见他。

      最后一次他站在苏家的高门大院前,看着里面金碧辉煌的别墅,突然就知道了是什么原因,那之后他便再也没去过。

      可今天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竟然主动找了回来。

      看着站在门口的少年,秦岳突然有些手足无措,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    苏遇将行李箱拉过来,轻声问:“我可以进来吗?”

      “当,当然可以。”秦岳连忙把门打开,在衣服上用力擦了擦手,才小心翼翼的接过他的行李箱。

      苏遇进了屋,余光扫了一眼,家具电器都有些旧,沙发已经破损,角落有被修补过的痕迹。

      房间很小,窗户不向阳,但好在窗明几亮,一眼看上去干干净净,布置的也很温馨。

      苏遇不着痕迹地打量了几眼,目光最后落在餐桌前的人身上。

      是的,这个屋里现在除了他还有秦岳,里边还坐了一个人,那人眉目清秀俊朗,年纪比他大一点,看上去很正常,但是目光下移,才发现他坐在轮椅上,腿上盖着一条毛毯,小腿以下空荡荡的。

      苏遇知道他,秦时安,算是主角和他的哥哥,没生他以前,秦父从孤儿院领养的小孩,小时候出过车祸,然后被截了双腿。

      原书出场过几次,但是着墨不多,只写了寥寥几笔。因为腿脚不便,秦时安一直困在这老旧的居民楼里,不与人说话,不与人交流,没满二十岁就割腕自尽了。

      苏沫与他不合,苏遇与他不亲,这世界除了秦岳,好像没有人知道他来过。

      书里几笔带过的人,此时活生生的坐在他面前,苏遇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

      看见他探究的目光,秦时安下意识将毛毯往下拉了拉,试图盖住毛毯下那不存在的腿。

      秦岳放好行李箱,看见他站在餐桌前,忍不住问:“吃饭了吗?”

      苏遇摇头:“没有。”

      桌上只有两个菜,秦岳迟疑了一下,试探着问:“一起吃?”

      “好。”苏遇点头,“碗在哪?”

      “在橱柜里,我帮你去拿。”

      “不用,我自己去拿。”

      秦岳带着苏遇去了厨房,厨房小得过份,站着两个人都有些拥挤。

      苏遇面色如常,弯腰拿了一个碗,盛了一碗饭端着去了客厅。

      他端着饭出去的时候,秦时安已经吃完了,桌子上的菜没有动过,人却已经推着轮椅回了房。

      苏遇收回目光,安静的吃饭。

      秦岳坐在他对面,偶尔抬头看他一眼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好像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    苏遇咽下口里的饭,突然道:“爸,晚上我该睡哪?”

      “啊?你,你在叫我?”秦岳被他突然的一句爸给吓到了,筷子都掉到了地上。

      “这里除了你,还有第三个人?”苏遇眨了眼睛:“没猜错的话,我应该要叫你爸爸。”

      见过父子俩不和的,但是没见过父子俩不熟的。

      秦岳一怔,然后猛然回神,眼里满是震惊和藏不住的惊喜,开心的手足无措,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,憋得脸色涨通红。

      苏遇无辜的眨眼:“所以家里还有多余的房间吗?”

      “有,是沫沫以前住过的房间,但是床单我都换过了,你不介意吧?”

      “不介意。”

      “好,我给你去铺床。”

      房间小,床也小,但是这是这栋房子里面唯一向阳的一间房,房子很久没有人住,但是却打扫的很干净,里面有写字台,护眼的智能台灯,有书桌,书桌上竟然还有光脑。

      苏遇这一晚睡得很舒服,因为被子很蓬松很暖和,带着一股子被太阳晒过的皂香味。

      睡得早,所以起得也早。

      第二天天还没亮,苏遇就醒了,起床后看到柜子上摆着一套新的洗漱用品。

      他洗漱完出来,家里安安静静的,秦时安的门是关着的,爸爸的门是开着的,但是没看到他的人。

      桌上有一份早餐,苏遇看了一眼秦时安紧闭的卧房门,想了想,没伸手拿,转身背着书包下楼了。

      他对这里不太熟,想找个地方吃早餐,问了人,路人告诉他,菜市场对面转角有一排早餐摊。

      苏遇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走,抬眼就看到了街角早餐摊前熟悉的身影。

      秦父正弯腰给客人煮饺子,见到小摊前面又站了人,连忙热情的问:“要吃饺子吗?有煎饺、水饺,还有蒸饺,都是现包的。”

      “爸爸。”

      秦父顿时一愣,一抬头就看到了苏遇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    “我来吃早餐。”

      “桌上给你留了早餐。”

      “我以为那是留给哥哥的。”苏遇走进了小摊里面。

      “时安跟我一起吃过了,那是给你留的。”秦父解释完又道:“那你等会儿,我先把客人的煮完,再给你煮。”

      “没关系,你先忙。”

      早上这一会儿买菜的人多,所以路过吃早餐的人也更多,不过一会儿摊前就挤满了人。

      秦父每天这个时候都恨不得多长出几只手来,因为生意就这一会儿,多做一个是一个,过一会儿这里就没什么人了。

      但他一个人分身乏术,就算他动作再快,总有人等不了走了。

      可今天不一样,今天有人帮他。

      见人多,苏遇放下书包,开始帮忙给人煮饺子。

      秦父手上动作飞快,还抽空问了一句:“小遇,你还不去上学吗?”

      “没关系,还早。”

      忙完这一个小时,后面人逐渐少了起来,苏遇看了一眼时间,转身将书包背在背上。

      秦父连忙给他装了一份煎饺,一份蒸饺。

      两份分量老足的饺子放到了苏遇的手里,苏遇提着沉甸甸的饺子,好笑道:“爸,我哪里吃得了那么多。”

      “小孩子长身体要多吃点,快点去上学吧,别迟到了。”

      苏遇提着饺子走了,秦父目送他走远,开始收拾。

      小摊旁边的早餐摊贩,忍不住跟他搭腔:“这小孩是你儿子呀?”

      秦父点头,笑呵呵的回答:“是我儿子。”

      “长得好看,嘴又甜的,老秦你真是好福气。”

      秦父被他夸得眼角眉梢都是笑容。

      *

      苏遇怕来不及,干脆在电车上吃了一份蒸饺,分量太足了,一份都让他撑得到饱嗝了。

      另外一份煎饺他是真的吃不下了,但是扔了又可惜,所以一直提在手上,干脆带进了学校。

      学校二楼,沈观南的其中一位狐朋狗友隔老远就看到了苏遇,用手肘撞了撞身旁的同伴:“昨天苏遇来找观南求和了吗?”

      “没有。这次还挺憋得住气的,不过我猜他今天应该会来。”

      “那我们来赌一把,他是今天早上来还是今天中午来?我赌他早上来。”

      “那我就赌他中午来,对了,赌注是什么?一百星币行不行?”

      “行。你就准备一百星币吧,我赢定了。”他笑出了声,用手指了指楼下,“看吧,苏遇带早餐了,等会儿就会给观南送上来。”

      另外一个顺着他的手指低头看了一眼,一下就知道自己已经痛失一百星币了。

      原因无他,因为苏遇的早餐永远都是送给沈观南的。

      他忍不住骂道:“操,我真是服了苏遇这舔狗了。”

      这个时候沈观南刚好从这里路过,听到苏遇的名字,忍不住停下脚步:“怎么了?”

      “没怎么,看楼下。”

      沈观南朝下看了一眼,看着提着早餐盒慢吞吞走进来的人,挑了挑眉,低笑了一声,默默把伸进口袋里摸牛奶的手又收了回去。

      *

      苏遇提着煎饺进了教室,刚好裴清越和路回、傅笙哥仨从他旁边经过。

      苏遇晃了晃手中提着的盒子,笑着问:“吃早餐了吗?要不要吃饺子。”

      裴清越一愣,简单扼要:“不吃。”

      “哦。”苏遇拎着饺子坐回座位上。

      窗子是打开的,清晨的风裹着寒意吹了进来,不知道是太冷了,还是被暗地里人念叨了太多次。

      苏遇一连打了三个喷嚏,鼻子眼睛通红。“艹!谁大清早的骂我?”

      另一边,裴清越出了教室,一旁的路回满脸戏谑的笑:“这小beta可以啊,追人还挺有一手,昨天又是送玫瑰花,又是送水的,今天居然又给你带早餐了。”

      “可惜我们老大郎心似铁,不为所动。”傅笙附和完,又忍不住调侃道:“话说老大再一次拒绝了他的东西,这小beta不会又哭了吧?”

      路回一句:“哪有那么夸张。”还没说完,转头就看见在座位上用力吸鼻子的小beta。

      “卧槽!老大你看……”路回连忙用手肘撞了撞裴清越。

      裴清越满脸不耐烦,“你俩够了,有完没完?”

      “不是,老大,他还真哭了。”

      裴清越一怔,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,发现那小beta鼻子红红眼睛红红,双手撑着头,看着桌子上的早餐发呆。

      *

      苏遇撑着头,看着前面白砚书的空座位,腹诽道:书书怎么还不来?书书怎么还不来?再不来饺子要冷了,这煎饺冷了之后就硬邦邦的不好吃了。

      他刚准备站起身,问问其他同学要不要吃,身旁高大的身影将他笼罩,苏遇侧眸,看到裴清越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身边,居高临下的看他。

      裴清越身材颀长,往这一站,身边光都被他挡了一半,明明眉目俊朗,但是因为没什么面部表情,从下往上的角度看上去,整个人又凶又拽。

      苏遇吓了一跳:“干,干什么?”

      “早餐给我。”
note作者有话说
第3章 第 3 章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• [灌溉营养液]
    • 昵称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评论时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.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查看评论规则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