晋江文学城
下一章   目录  设置

1、第 1 章 ...

  •   炼药峰上,古朴厚重的黄铜炼丹炉开始晃动,它似乎有些不堪重负,一条小裂缝缓缓出现在炉壁,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蔓延至整个铜炉。

      沉闷的两声“呲啦”声过后,炉顶冒出阵阵黑烟,滚烫的热浪扑面而来。

      苏遇没遇到过这种情况,但是他有不好的预感,这怕不是要炸炉了。

      他转身就要跑,可是他跑的速度赶不上炸炉的速度,身后剧痛袭来,人还没反应过来,眼前一黑,就已经晕了。

      再睁开眼的时候,面前的场景已经不再是他熟悉的炼丹房。

      此时的他正手捧着玫瑰花,站在一个漂亮的软软的男孩子面前。

      而在学校的二楼,一群人趴在栏杆上,吹着口哨看着他们起哄。

      这是……什么情况?

      苏遇还来不及多看,厚重的阴影将他笼罩,他抬头,满脸阴鸷暴戾的高大少年正冷冷看他:“……要怎样?”

      苏遇怔了怔,目光落在他胸前银色的胸牌上,瞬间瞳孔地震。

      裴清越?

      裴清越!

      这脸好看,呸!这名字好熟悉啊!

      昨天偷看师兄的小说,那本叫《真少爷O身娇体软[星际]》的书中,其中有个反派A的名字好像就叫这个。

      苏遇下意识侧头看了一眼,身旁是陌生的充满未来幻想元素的建筑,头顶有一闪而过的飞行器,操场边停放着各种造型奇特的机甲,金属材质的镀银在阳光下闪闪发光。

      这些都不是他们那个时代能有的产物。

      再低头看自己胸口的铭牌,银色的铭牌上刻着精巧的两个字——苏遇。

      行吧!确定了,他还真的穿书了,穿成了这本书中同名同姓的Beta。

      书中Beta爱死了他青梅竹马的未婚夫,但未婚夫心高气傲,玩世不恭,最爱玩若即若离那跳,所以一直嫌他缠得太紧。

      俩人刚大吵了一架。Beta放下狠话,“爱谁不是爱,谁稀罕你。”说完一气之下便捧着玫瑰花试图送给娇软可人的 Omega,准备气死未婚夫。

      刚好裴清越从这里路过,顺便看了一眼热闹,原主正在气头上,所以随口骂了一句:“看什么看,再看老子锤爆你的狗头。”

      刚开学还没多久,所以他不清楚裴清越是什么人。

      书中后来写,裴清越是后来的X大一霸,最凶最狠的A,也是最嚣张记仇的存在。

      校霸不招惹别人都不得了了,怎么可能忍受得了无缘无故被人指着鼻子骂。

      果然,被挑衅了的裴清越立马举起了拳头,要不是被人拦着,差点锤爆了原主的狗头,顺便指使着手下那群小弟,让原主每天都不好过。

      苏遇穿过来的前一秒,原主正左手拿着玫瑰花,右手指着过路的一帅哥,凶巴巴道:“看什么看!再看老子要……”

      裴清越停下脚步,目光如刀,阴郁的看着他,冷冷道:“要怎样?”

      在这个节骨眼上苏遇穿过来了,他回过神来,不想脑袋被开瓢,更不想后面的几年都不好过。

      惜命的他立刻将要送给美貌娇软Omega的玫瑰花,硬生生在半空中转了一个弯,送到了裴清越的怀里,脑抽道:“老子要……将玫瑰花送你!老子……爱你!”

      裴清越 :???

      这个结果在他的意料之外,刚刚还气焰嚣张、眼看着一言不合就要揍人的校霸愣了愣,看着怀中鲜艳如火的玫瑰,漂亮狭长的眼眸里有瞬间的迷茫。

      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,冷哼了一声,将玫瑰花又扔给了苏遇,骂了一句“神经病”,黑着脸转身走了。

      等他走远了,一旁娇娇软软的O才眨了眨眼睛,问:“苏同学,你刚刚拦着我要做什么?”

      “没,也没什么事。”苏遇摇头,晃了晃手中被裴清越扔回来的玫瑰花:“有垃圾想要扔一下,就是想问你垃圾桶在哪里?”

      “那边。”O愣了一下,指了一个方向,也转身走了。

      苏遇扔完玫瑰花回来,二楼看热闹的人还在嘻嘻哈哈的看着他,那一大群人里,想必其中就有原主的未婚夫沈观南。

      原书里写【沈观南被好友拉着站在护栏前,扬着唇角看着楼下的闹剧,仿佛在看一场与他无关的游戏。】

      【他什么都知道,他知道这不过是苏遇为了气他弄出来的小把戏,他比谁都了解苏遇,但是又比谁都不在乎苏遇。被爱的永远都有恃无恐,苏遇再生气又怎么样?不需要哄,他勾勾手指,苏遇就会不顾一切的跑向他。】

      苏遇抬头扫了一眼,沈观南相貌极其出众,苏遇视力又好,所以一抬头就看到二楼人群里鹤立鸡群的人。

      乌泱泱的一群人里,一眼就看到的那个,一定是沈观南无疑了。

      沈观南显然也在看他,唇角的笑淡漠又痞气,半眯着眼睛笑盈盈的与他对视,那一双桃花眼看谁都深情,但是又比谁都绝情。

      对上他的视线,苏遇咧了咧嘴,毫不犹豫伸手朝他比了个中指,然后转身走了。

      才刚回了班级,就有同学告诉他,刚刚老师来找过他,让他去一趟办公室。

      苏遇顿了顿,他知道这里的剧情发生了什么。原主想要分班,要死要活就是想分到沈观南那班去,为了这个事,缠了老师好几次。

      今天老师叫他去办公室,想必是同意了。

      苏遇对换到沈观南的班级没兴趣,但原主当初缠着老师提了那么多次,要是不换,又不好和老师交待。

      那干脆就换吧。

      他不想当舔狗,不想再舔着沈观南,也不想和原书剧情有太多的瓜葛,最好能离他多远就离他多远,所以他选了一个离沈观南班级最远的一个班。

      老师同意后,苏遇回去就开始收拾东西,搬着书离开了教室。

      *

      二楼,上课铃响了,沈观南的兄弟团簇拥着他往里走,其中一个问:“苏遇他刚竖起中指,这个动作是干嘛的?”

      另一个回:“求和好呗!平时最少要气两天,今天两小时就来求和好了?啧!”

      “听说了没?他一直在缠着他们老师要换班,想要换到我们班级来,刚刚听到消息说他们老师同意了,想必过一会儿,苏遇就会转来我们班了。”

      几人话还没说完,就见苏遇抱着一大摞书慢吞吞走了过来。

      “说曹操曹操就到!”

      “他来了,他真来了。”

      “观南你要完!以后这三年天天都会被他缠着。”

      沈观南刚刚一直扬唇听着,抬眼见到由远及近的苏遇后,眼角眉梢都挂着不在意:“有点烦,但无所谓,反正习惯了。”

      “以前不在一个班,一下课他就来缠你,现在分到一个班了,还得了!不得一整个粘在你身上了。”

      “谁说不是呢!哈哈哈……”

      在一阵戏谑的笑声里,苏遇抱着书走近,路过走廊,然后走远,直至消失,中间不曾停顿,不曾偏头,连眼神都未分半点给沈观南。

      笑声有片刻的停滞,戏谑嘲讽的表情也僵在脸上。

      “刚刚……那是苏遇没错吧?”

      “他去哪儿?走错班级了?”

      有不信邪的偷跟在他身后,见他抱着书下了楼,一直走到一楼最右侧的教室,在门口停了一下,然后径直走了进去。

      “艹!他去了楼下,离咱们班老远了。”

      “他还学聪明了,居然玩起了欲擒故纵的那一套。以为这样就能引起观南的注意吗?可惜他也太蠢了,居然浪费了离你最近的机会。”

      原本撑着下巴不在意玩手指的沈观南,唇间的笑意渐深,用指节敲了敲桌面:“欲擒故纵吗?……唔,比以前有趣了。”

      *

      苏遇抱着书目不斜视一直往前走,下了楼看了一眼班牌,停顿片刻然后伸手敲了敲门。

      已经上课了,老师自顾自在讲台上讲课,班级里却没几个人在听讲,说话的说话,看电影的看电影,嗑瓜子的嗑瓜子,睡觉的睡觉。

      听到敲门的声音,乱糟糟的班级有片刻的安静,五十几双眼睛落在他脸上。

      “打扰一下,我是一八班转班来的苏遇。”苏遇看向老师,礼貌问:“方老师有跟您说吗?”

      “嗯,他刚刚跟我联系过了。”老师点头:“自己找地方坐。”

      他说完继续讲课,其余人收回视线,继续说话。

      苏遇看了一圈,好像有几个同学没来,教室里东一个空位,西一个空位。

      他顿了顿,目光落在后排角落靠窗边的空位上。

      春天,窗是开着的,一枝带着新绿嫩芽的树枝在风中晃动。

      两人一个的座位,而靠窗的那位同学没说话,正在乖乖睡觉。

      这个位置不错,就它了。

      苏遇抱着书朝空位走去,将书放进课桌,拉开椅子坐了下去。

     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他坐下的瞬间,教室乱糟糟的声音又停滞了一瞬。

      苏遇没抬头,没看到他们惊讶的目光。

      他把东西整理好,这才慢吞吞的听课,老师正在说这个时代独有的东西,他有些听不懂。

      正无聊时,目光看到旁边趴着睡觉的同桌,觉得有必要打个招呼,好歹以后要处三年,但是贸然吵醒别人睡觉似乎也不好。

      于是苏遇准备等他醒了再打招呼,结果这一等等到了放学。

      放学的下课铃响了,这位同桌还没醒。

      而且班上的声音越来越吵,扔东西的,摔课桌的,放板凳的,打球的,吵吵嚷嚷热闹的不行,这位同桌却连身都没翻一下,这睡眠质量也太好了。

      苏遇有些佩服他,见老师拿着教案走出了教室,忍不住伸手戳了戳这位未来同桌的手背。

      没动静?苏遇又用力戳了戳,顺便喊了一声:“同学,醒醒,别睡了,放学了。”

      他叫的声音不大,可在这一刻却有些震耳欲聋,因为原本吵吵嚷嚷的教室,突然安静了下来,落针可闻。

      五十几双眼睛又同时落在了他的身上,有惊讶,有幸灾乐祸。

      “新来的这位好大的胆子,坐老大旁边,还吵他睡觉,活的不耐烦了吧?”

      “上一个坐老大旁边的人被老大扔进了垃圾桶。上上个吵老大睡觉的人被塞进了马桶。你们说这一次会是什么结局?”

      “谁知道呢!反正不会有好结局。”

      “别吵,有好戏看了。”

      苏遇没发现不对劲,因为他的同桌动了,一直趴在臂弯里的头缓缓抬了起来。

      被人吵醒的裴清越火气蹭蹭往上涨,眼角带着没睡醒的余红,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小霸王要发怒的前兆。

      前排几个同桌默默往后退了几步。

      苏遇却是不知死活的继续说:“你好,认识一下,我是你的新同桌。”

      听到声音的裴清越侧头抬眼看了过来,没睡醒的嗓音里明晃晃的藏着几分压抑不住的暴躁:“你谁?”

      “你的新同桌,苏遇。”苏遇自我介绍完,看着他的脸一愣。

      裴——裴清越?!

      艹!这运气简直了,怎么又扯上了这个小霸王。

      裴清越同样一愣,这人不就是刚刚送他玫瑰花,跟他表白,说爱他的人。

      怎么又变成了他的同桌?

      不会是因为表白没成功,追他追到他们班来了,想要通过做他的同桌来接近他吧?

      苏遇哪知道他想的这些,满脑子都是这家伙在原书里的人设,反派,暴躁,爱打架,校霸。

      他的炼丹炉炸了,现在没有毒药防身,惹不起这种小霸王。

      但有句俗话说的好,伸手不打笑脸人,他笑的那么可爱,裴清越总不会打他。苏遇僵硬的唇角努力扬起一抹过于灿烂的笑:“裴同学,以后请多关照。”

      小beta一无是处,但长相着实漂亮,笑起来的模样比今天中午那束张扬的玫瑰花还要惹人眼,那双半眯着的眼眸里殷切又热烈的目光简直不要太明显。

      “关照个屁,离我远点。”裴清越嫌弃的看了他一眼,起身拿过椅背上的外套,绕过他,走了。

      走了!

      走了?

      嗑着瓜子准备看热闹的同学:???

      怎么走了?

      说好的扔垃圾桶呢?说好的塞马桶呢?
note作者有话说
第1章 第 1 章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• [灌溉营养液]
    • 昵称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评论时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.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查看评论规则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