晋江文学城
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4、第四章 ...

  •   崔氏并非商户,从祖先落藉到滙渠时起,就带了田亩地契,后经年累月,也培养了些读书人,奈何那世道留给寒门子的机会实在寥落,高官是出不了的,最有出息的一代也只在知府位上致仕归乡,留给后辈们的祖荫便是耕读传家这种吊着阶层尾部的牌面。

      比书香世族差一层,又比农耕之家高一阶,蜗居在一个小县城内,倒也能排上个世族贵家的位,再有盘桓百年的根基抵着,只要崔氏不与谋逆判国罪挂钩,凭这地头蛇的头衔,历任来就衙的县老爷们,多少都要给些情面,以顺利接掌县事县情。

      作为第四等中贫区,除了农业发展,几乎不可能有什么亮眼的政绩申报,商业边缘区,海寇盗匪都不涉足的小角落,能来这里就任的官老爷,基本背后不会有靠山,甚至好些县令都是朝中贬谪下来的,如此诸人,又怎能与一县地头蛇作对?干脆安安心心的窝在这里过日子,与最大的地主老财崔氏打好关系网,快快活活的任满周期等调离。

      崔氏家主呢?当然也不会薄待这些识趣的县老爷,任期内的孝敬,以及任满离开后的仪程,都会给足了数,续一份香火情,大家来日好相见。

      如此经年,人脉有,财富有,聚一族于这偏僻角落,倒也安安生生的传了数代。

      不是没有想过要借势力将触角往外伸,可倾族之力供养的官人,也只配给真正的豪门贵族当门客,落不好还得有株连之罪,如此二三代的教训之后,崔氏先祖也死了心,就守着滙渠这个弹丸角落,做个鸡头享清静太平,倒也不失为一个安宅保家族延续的鸵鸟之策。

      抠门的治家之策,也就是那个时候传递给历任族长的。

      不露富,就守着贫瘠县区的名头,消除一切觊觎目光,老老实实的延续香火。

      不霸市,在拥有滙渠县百分之六十以上的田亩后,给其他农耕百姓一条活路。

      不欺行,可以开设保证生活的米粮铺子,却不参与其他商行的生意竞争。

      至于最容易惹祸的男女情事,赌嫖之乐,在口粮被族长扎紧的前提下,整个族里一大半人都没有这个实力犯,而有实力敢犯的,有一个算一个,要么除族,要么打板子蹲牢房。

      总之,崔氏家族努力要做一个替县老爷省事省心的好乡绅邻里,绝不往府县案头上霸凌百姓的恶人册上登。

      做地头蛇,也要做个有品的地头蛇。

      崔闾秉着先祖规训,在最会读书的年纪,卡着门栏的考了个举人,拥有了见官不拜的资格后,便一心经营起了族内事务,只要不花钱补官,举人就永远只是个举人。

      而得他一手培养的长子,当然也有实力考取功名,只在未接任族长之时,他是不被允许下场的,如此,便是亲近如手足的兄弟们,也不清楚他们长兄真正的书本实力,至于他们老爹,那便只能是吉星高照,叫他撞大运的吊了个车尾的取得了名次。

      学霸控分这种事,他们根本就不懂。

      满族学里,都只当族长这一支只得一个二少爷会读书,大少爷要学习处理族中和大宅事务,没时间和精力研学,小少爷一心在奇淫巧技上,看着也不是块读书的料,唯有老二年纪轻轻便取得了秀才功名,比之族中大半的小子都出息,故此,也是最被给予期望能出仕的人之一。

      崔氏族学是滙渠县最大的族学,当然,并不是免费的,就是本族子弟也得提了束脩去学,而真正能考取功名走出滙渠的,有、不多,且位阶皆不高。

      这当然不能指怪崔氏领头人目光短浅,不晓得往有出息的子弟身上投资,而是这大宁天下在好几十年的动荡里,没有为江州这块地方营造出好的出仕条件,到真正定鼎天下,削了江州五大家族势力,将江州纳入大宁税务版图范围内,也只堪堪五年不到。

      三区二十八个县的江州,所有职能衙门官位,早被盘踞百年的五大家族分完了,想从这些豪族手里分一杯羹,就崔氏这样的家底,全投进去估计都不够。

      大宁武皇帝没有用像征服其他地方的方式,强攻江州这个繁华地,而是用润物细无声的方式,一点点瓦解了各大家族相互间的信任,以最不会破坏江州生态的手腕,保留了这片繁华地的建筑和财力,使之没有在战争硝烟中毁于一旦,而朝廷也因为江州财富的反哺,惠及其他州府,有余财开始搞建设发展。

      恩科刚过两年,今年的江州学子会与大宁其他州府里的学子一起参加乡县府试,进而入京会考。

      崔闾将眼神放在长子崔元逸身上,他在族学的时候就过了童生试,若赶着时机去考院试,那么明年就有进考乡试的资格,只要取得了举人功名,哪怕会试不第,他都要举族之力送他入京出仕。

      危机来自上京那看不见摸不着的豪门大族,他不能两眼一抹黑的等着别人把刀举起来,他必须得清楚京中豪门分布,而这样的事情,他也不放心交给旁人做,长子得他亲自培养,又是自己的血脉至亲,没有比推长子出仕更叫人放心的举措了。

      他的心念转瞬,一张冷然的脸上并叫人看不出想法,长年苛刻的神情只有心思深沉不敢让人猜测的威严,连吐出这般断人前程的骇然之言,也一时无人敢尖声反驳,所有人的脸上泛出一片空白,瞪眼朝他望来,露出疑似听错了的怔愣,直到崔诚为了确认重复问了一遍,才如石子投湖般震起一片涟漪。

      崔仲浩只觉脑眩眼晕,身体猛然一晃,根本控制不住声量的叫出声,“父亲……”

      父告子,告的还是忤逆罪,他这辈子别说当官,就是想安生的过个平常生活,恐也不能够了,就算不分家不出族,他在宗族里也将无体面和立椎之地,连带他的子女们,也都将被边缘化。

      崔元逸也没料父亲竟然会出这样的狠招,以为是自己的沉默加重了二弟的惩罚,也立刻膝行上前声援,“父亲不可,二弟从小爱书,苦读数载方有此成效,明年乡试定能中举,只要花些银钱,定能在江州府谋一小缺,朝廷近年大改江州官制,今时早不同往日,百废待兴里,我崔氏定有可大为机遇,父亲不是一直兴叹海港码头的舶来生意么?只要二弟进了府衙,这口肉咱们定能吃上一口,父亲,满族里没有比二弟更适合的人了。”

      崔仲浩以头呛地,很快额头便红肿一片,声音哀泣,“父亲,如此罪名儿子怎能承受?功名被革,名誉尽毁,儿子此生便没了活路,妻儿更会跟着遭累,您便真的厌了儿子,大可罚儿子抄书跪祠堂,哪怕抬了家法鞭笞,也……也……父亲,求不要断了儿子前程。”

      跪在后头的二少夫人终于从公公和丈夫的言语里听明白了话,当即也吓的面色发白,搂着身侧的儿子,连带着两个女儿一齐跪到了崔仲浩身边,跟着他一起疯狂叩头,而三个孩子则被吓的当场大哭,拼命的往母亲怀里钻,场面一时喧闹的控制不住。

      崔季康和一直默不作声的两个姐姐,也在震惊中回神,忙也跟着一起求情,虽然崔仲浩的小心思确实膈人,可在他们心里还不到要受这么重的惩罚的地步。

      毕竟是一母同胞,他们不能这么干看着他被毁。

      崔闾扶着崔诚的手起身,一步步的走至次子身前,垂眼看着他满身狼狈,“你怨我跟你母亲忽视你,不满你大哥得为父亲自教导,不忿幼弟受姊妹疼宠,受母亲偏爱……可是仲浩,你那一书房的圣人言,三五不时的茶博宴,哪项不是在为父规定的支出外?季康从小喜欢摆弄木技,你大哥向往离岸的海船,你的两个妹妹喜欢账本比绣技多,可他们哪个像你似的如愿了?便是在娶妻上,你也不曾受委屈,只你得了比他们更体面的岳父门头……”

      屋内喧闹渐止,崔仲浩愣愣抬起脸,错愕的抬眼迎上老父亲的目光,却对上了一副晦涩不明的眼睛,他的脊背忽然窜起一股凉意,头一次真切体会到内心被扒光的恐惧,也从心底真正升起了对父亲的敬畏。

      这不是他以为的,只会死守家财,目光短浅不知为家族长远未来规划的县乡富绅,也不是眼中只有家宅门前一亩三分地的吝啬老头,更不是对老妻漠然,无视子女需求的冷酷人。

      他只是不说,他心如明镜,他对家宅子女之性情了如指掌。

      所有人都抬眼追着崔闾远去的身形,渐渐的发现他越走背越直,越走越身型□□脚步坚毅,在即将跨出门槛时,传来一声淡淡的犹如大赦的交待,“禁茶博宴,搬空他的书房汇入族学书楼,传族长令,此后未经我允许,不准任何人出具保书助他乡试,祠堂的西厢房收拾出来,让老二搬进去,抄祖训并负责祠堂香火,除朝食和哺食外的一律汤水不准入,禁荤腥禁仆从近身浆洗及院落洒扫,侍祖先就该静心苦志,亲力亲为。”

      半晌,对着敞开的大门,传来崔仲浩颤抖的泣声,“多谢父亲宽恕,儿定尽心尽力的侍奉祖先,必事事亲为。”

      只要不告他忤逆,哪怕一辈子顶着秀才名头,他也愿认这个罚。

      一屋子人沉默的往外走,结果又见崔诚回返过来,到了两位姑奶奶面前,低声弯腰道,“老爷准备了东西,叫两位姑奶奶走时带上。”
note作者有话说
第4章 第四章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• [灌溉营养液]
    • 昵称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评论时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.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查看评论规则>>
    作者公告
    推一推本文同背景太上皇为主体世界的《罪臣之子》,有空的可以去补补大宁朝建国蓝本。 推一推友友蜀江春水的无cp文《皇太弟》已经连载很多字啦~ 最下面这个是我的古言预收,暂定名为《继母雅冠被摘》,作者想去有cp的地方漂泊一把哈哈哈~
    ……(全显)